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双重身份(下)

突然发现自言自语的时候……

其实我话还挺多的/打死

下篇就开始放飞自我了/好像是的吧

上篇提到了注意事项我也就不打了,毕竟打字我慢啊啊啊

那么再 @黯玥睆然卍Moonlit 

如果不明白的话……需不需要我解释一下内容?

----------------------

”喂,别看了,就是你。“雷狮指向一旁靠着树边站着的安迷修,”对,过来。“


安迷修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出差错,走到雷狮面前单膝跪地,把声音也压低了些:”殿下,有何吩咐。“


”没什么,就问你一个问题。“雷狮遣退自己的亲卫,坐在树荫底下,”你说,如果我放弃争夺王位了,二哥会不会很高兴呢?“


还真是敏锐呢,安迷修这样想着。


但同时他也有点懵。


”问你话。“


”大概吧。“安迷修还是判断得出来,他只是感觉,雷狮是真的想要退出这个”比赛“。


雷狮没有再继续说话,他站起身,走到安迷修身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继续说:”你叫安迷修是吧?“


敢情在你身边待了一周,你还不清楚我的名字。


不过安迷修还是低着头,回答着雷狮的话:”是的,殿下。“


”嗯……“雷狮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还维持着原来的动作的骑士,”起来吧。“


闻言安迷修站起身,正想等雷狮走远后拍拍身上的尘土,结果一抬头便对视上了他的视线——离得……太近了。


看到安迷修被自己吓得往后面连跳了数步,雷狮也飞快的把那只想伸出去捏住他下巴的手收回来,为了化解这奇怪的尴尬,雷狮轻咳一声,说:”你还挺有意思的。“


然后他就跑了。


又把安迷修一个人留下来愣神。


”我记得,我什么也没做吧。“安迷修看向原来雷狮坐过的地方,疑惑的挠着头发。




虽然在这之后,雷狮再没下过什么命令去让安迷修完成,也没让他跟在雷狮身边了,但是安迷修却注意到,雷狮出现在他面前的次数变多了。


没错,只是出现,就是匆匆走过,又不与他搭话的那种。


开始安迷修还没有放在心上,说不定就是开始怀疑自己要去通风报信,然后就这样盯着他而已。


直到安迷修在自己卧室里,看见窗户外飘过三皇子的身影,他才意识到了不对,吓得他连解到一半的衬衫扣子都不敢再继续解下去了。


这还是监视吗!这是偷窥吧!




再后来,安迷修被二皇子叫了回去。过了几天又回到雷狮这里。


”不是回去复命了吗?又回来做什么?“雷狮坐在桌前,随手翻看着桌上的书籍,对于安迷修的到来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二哥可不是这种‘让自己的骑士完成了监视任务之后还让他来新一轮’的人。“


”殿下这不是很了解别人吗?“安迷修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雷狮,”所以这一次,也不需要在下多说什么吧。“


”不。“雷狮将书合上,饶有兴致的撑着下巴,对上安迷修的视线,”这次,我还真的没有看透你,还请你解释一下。“他做出了请的动作。


”只是没有完成二皇子交给在下的任务,被遣回来继续任务而已。“看到雷狮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安迷修苦笑道,”我从不骗人。“


”很显然你骗了二哥。“雷狮把背向后仰些,这样就好像在俯视安迷修。


”不,我没有骗他。而且我想明白了。“安迷修摇摇头,”我决定不留在皇宫了。“


”不效命于王族了?“


”是。“


”那你就不是骑士了。“


”谁说不从于王族之人就不是骑士呢?“安迷修笑道,”只要有着遵从骑士精神的意识,并且按照它去做,不就是骑士了吗?“


”相反的,在下到是觉得,那些听命于王族的那些骑士,已经很难说像一位骑士了,他们做到了忠诚,这没错,但是王族下达的那几条命令,又有几条是正直的?“


”嗯,挺好的。“雷狮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正巧,我也有此意。“


”什么……“安迷修差不多猜出来了。


”我也不想待在这里,我的话……“雷狮扯扯窗前挂着的窗帘,”去做个海盗吧。“


”怎么了?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啊?“看到安迷修的反应,雷狮差点没笑出来,”不用拘束于王族的条条框框,相比之下,海盗能够更加随心所欲。“


”也是,殿下要成为什么样的海盗?“


”别以为我会劫富济贫,我可没那么好心。“雷狮说,”都说了随心所欲,自然是我想怎样就怎样。“


”在下明白了。“安迷修点点头。


雷狮将红袍脱下,随意的扔在一边,走到安迷修面前说:”现在,该帮我预言了吧。阁下?“


”被认出来了吗,我还因为我藏的挺好的。“


”是挺好的,但是我对那个预言家印象也挺深的。“雷狮催促道,”好了,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快点,别耽误我的时间。“


安迷修把手放在雷狮的头上,小声嘟囔着:”要是这只手能放出冲击波就好了……“


”然后世间就少一个为非作歹的海盗是吧?你想得倒好。“


”我没这么说。“


安迷修也不再和雷狮瞎扯,他闭上眼睛,专心致志给雷狮预言。


很多很多的图像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把图像的意思全部解读出来,直到……


”喂,怎么不说了?“雷狮听到安迷修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不禁问道。


”我能……不说吗,剩下的内容……“安迷修扭过头,紧咬着嘴唇。


”不行,说。“


”你……会成立一个海盗团。“


”这不是挺好的吗?“


”还没说完,你……你……“


”说啊。“


”会和一位骑士在一起。“


”这不也是挺好的吗?你还是骑士啊。“


”这哪里好了……不是!你说什么!“安迷修差点没跳起来。


”字面意思。“


”不是,我……我……!“领带被雷狮扯住,安迷修身体也不得不前倾,直到雷狮亲完了,他都没有缓过来。


就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才结束。


”这算是我做的第一件坏事吧,作为海盗。“雷狮拍拍安迷修的肩,把头靠在他的颈窝里,”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为非作歹的海盗了,安迷修。“


”我知道了,雷狮。“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的,安迷修算了算,现在应该是雷狮成年的日子。


”啊……可真是麻烦呢,恶党。“安迷修躺在石头上,望着自己好不容易才处理完的,雷狮海盗团留下的烂摊子。


之前的预言一定是出了差错,他可没和雷狮在一起,那个心高气傲的人。


怎么可能和他合得来啊……


”光是给他处理烂摊子就有种想要砍死他的冲动了。“安迷修翻了个身,直接从石头上滚落下去,他已经准备好感受掉在地上的疼痛感,却过了半天也没有反应,倒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哟,安迷修。“他睁开眼,那个人的笑容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好像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三皇子,当时的三皇子从来没有笑过,但是他觉得,现在的雷狮才是真正的王族。


”是你啊,恶党。“仿佛意料之中。


评论 ( 8 )
热度 ( 8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