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们

就看我ooc

幼稚园的小朋友你想要他们怎么样啊

不ooc我死了也做不到啊/不是

然后请记住

雷狮什么都明白

还有我在放飞自我

好了,没有问题我们就继续

--------------------------

小孩子都是最调皮的。


这点没错。


就比如安迷修和雷狮,是那个幼稚园里,玩得最不好的了。


秋老师深有体会。


幼稚园是全寄宿制的,所以每天早上,秋老师准时来叫小朋友们起床时,总能看到两个挨得很近的床上,空无一人。


他们是去洗脸刷牙了,秋老师明白,从某个角度上来说,他们是这个小班里最不让老师操心的。


其实这两只不过是在互相较劲而已,而且这样的场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就比如:穿鞋的时候比谁穿得快,排队做早操的时候比谁做得最标准,午饭比谁吃得最干净,上课比谁听课最认真。


最厉害的也只不过比谁最先睡着。


秋老师认为,只有这点,他们是比不出来的。


把他们互相掐着对方脸的手都放回被子里,秋老师轻轻叹口气。


看来明天也不会消停呢……




其实安迷修和雷狮闹成这样的原因也很简单。


雷狮抢走了同学的玩具,捉虫子放到了女孩子的桌子上,还抢了安迷修的玩具马。


安迷修很生气,最后一点绝对不占大多数。




谁信哦。




为了抢回自己的玩具马 为了维护幼稚园的和平,安迷修决定要惩罚他。




呵,你以为他会怎么样,都是小孩子。


当然是比雷狮厉害就好了啊。




这就是原因。




某天,安迷修可能是起的太早了,有点犯迷糊,站在镜子前刷牙的时候拿成了雷狮的牙刷,直到雷狮鼓着脸站在他旁边时,他才意识到了不对。


很自然的,安迷修找到了自己的牙刷,理所当然的塞到雷狮手里,把嘴里的泡沫吐掉说:“你先用我的吧。”


等自己刷完牙,看到雷狮半天没反应,安迷修又一把抢过自己的 牙刷,挤上牙膏,一只手叉着腰说:“还要我帮你刷吗?"


“把嘴张开。“


“张大一点啦,你这样我怎么放的进去?”


“真是麻烦。”安迷修见雷狮不配合,便伸出手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的嘴张大一点,趁机把牙刷塞进雷狮嘴里。


“刷牙都要我来帮你了吗……”安迷修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帮雷狮刷牙。


雷狮的脸色是什么,他才不用管呢!


反正老师还在,他怕什么。




在这之后雷狮也开始有所改变,所以安迷修也不需要那么针对他了,自己安安心心度过每一天就好。


这是不可能的




每当晚饭过后,安迷修就会去远离教学区以及小食堂的娱乐区随便转上一会。


不巧的是,这次他吃得太多了。


不小心卡在栏杆里面了。




晚上没有几个人会过来,哭和叫都没有用,这里离睡觉的地方也太远了。而且安迷修挑这个时间过来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时候没人。


一个人都没有。


作为男子汉,是一定不能哭的。


安迷修把眼泪全憋在眼眶里,不让它们掉下来。


“安迷修。”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之后还有一串幸灾乐祸的笑声。


“雷狮你笑什么啦,有什么好笑的!呜……”最终安迷修还是哭了出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弄得旁边的雷狮开始手足无措起来,“我现在肯定是……肯定是要死在这里了。”


雷狮也开始急了,他伸出手去拽安迷修,想把他从栏杆夹缝中扯出来,却无济于事,还把安迷修拽疼了。


“要不我帮你去喊秋老师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雷狮眼眶里也有眼泪在打转。


“不行的,这么远,等你叫来,我早就死了。”安迷修伸手去抹自己的眼泪,不经意间看到雷狮都快哭出来了,“你哭什么啦。死的又不是你。”


“可是你死了,还有谁陪我一起玩。”雷狮没忍住,眼泪也开始往下掉,“我其实很喜欢你的,才不是……才不是他们说的讨厌你!”


“别,别哭啊。”安迷修慌乱的去擦雷狮的脸,发现这样根本止不住他的眼泪,只好说,“那你在这里陪着我吧,趁我还活着。”


“……好。”雷狮挨着安迷修坐下,把脸上的眼泪全部用袖子擦干,“你一定可以活着的。”


等到肚子里的食物全部消化了,安迷修自己脱离了栏杆,倒在雷狮身上,他看向之前卡着自己的栏杆夹缝,气呼呼的踢了它一脚,正想把雷狮叫起来一起走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就睡熟了。


“在外面睡可是会着凉的……”他想要把雷狮抱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就不够。只好就这样抱住雷狮,靠着他坐下。


“老师一定会发现我们不在的,就这样……睡一会好了。”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把眼睛闭上,脸贴着雷狮的脸。




等到秋老师过来找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互相靠着,两支胖乎乎的小手也牵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


秋老师无奈的笑着,把他们一起抱着,放到一张小床上。


“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呢。”




雷狮无聊的转着手里的笔,把视线投向安迷修的背影,不禁撇撇嘴。


虽然说作文是可以写出来。


不过。


这种事情,他肯定是早就不记得了吧。




安迷修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丹尼尔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慢慢的涨的满脸通红。


这些东西,怎么可能会写上去啊!


他肯定也不记得了吧!


要是可以的话,他自己也不想记起来啊!


评论 ( 8 )
热度 ( 8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