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day by day上

群里整的事情

emmmm

我不会开车所以交给柯一 @柯一是奇迹 

写的不好我……

别槽我,有很多槽点我知道的

然后这篇是医生安和少年雷,两人相差四岁

ooc应该是严重的

我要放飞自我/你哪次没有

然后 @十柒_生不逢时 wkao你要我更新的!

然后下的话会先写一点,再交给柯一的

----------------------

安迷修算是第一次当校医,但不是第一次当医生。

从医院调过来的时候他还一脸高兴,但是当他打开那扇医务室的门,刚才还放着光的眼睛瞬间就黯淡下来。

他以为他能够清净一点的。

就知道交接的时候,原来的那个校医一副解脱了的表情,一定没有好事情。

那个戴着头巾的男孩坐在病床上,晃着他那条被划伤的腿,全然不顾那里的伤口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刺激性。

就好像……

那伤口完全不是在他腿上一样。

“那个老头呢?”看到来人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地中海,雷狮问道。

“调走了。”安迷修拿起消毒水,在雷狮面前坐下,“这些伤口,从来没有消毒过吗?”

“消毒?”

“前校医就没有帮你消毒过?”安迷修不可思议的看向雷狮的脸,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我自己弄的,不是包扎一下就好了吗?那老头看见我就跑了。”雷狮无所谓的说着,“反正它会自己长好的。”

“那么……”安迷修拿起那支蘸了消毒水的棉签,把雷狮的腿抬起来,脚架在自己肩上,朝他笑道,“做好心理准备。”

雷狮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被眼前这个校医的笑容给迷惑了。之后他便感受到了从腿上传来的痛感,比划破的时候还要剧烈的痛感。

这个医生,以前一定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迷惑病人的吧。他咬着自己的下唇,恶狠狠的想着。

“好了,都包扎好了。记得不要碰水,然后明天再来这里换药……”安迷修转身把药品重新整理一遍,习惯性的交代着注意事项,听身后没有半点反应,他伸手去弹那个发着呆的孩子的额头,像是在哄孩子一般的说,“听到了没有?”

雷狮捂着被安迷修弹过的地方,不满的说:“它会自己长好的,不用换药。”

“发炎就不好了,你看你以前的伤口,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安迷修揉揉雷狮的头发,“所以明天一定要来。”

“哦……”

”你可是学生啊,要听话,不然老师怎么会喜欢你。“

“我不是这个学校的,我没上学。”看到安迷修露出诧异的表情,雷狮反倒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我可是离家出走的。”

“你还很自豪啊?知不知道你父母会担心你?”安迷修有些生气。

“他们?呵呵,会担心我。”雷狮不屑的说,“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早死了。”

雷狮说完之后,安迷修就没再说话了,他默默地整理着校医室的药品,雷狮也因为刚上药,暂时没有要离开的迹象。

“……对不起。”过了很久,在一串玻璃瓶子的碰撞声之间,安迷修开口了。

“干什么,这种事情你道什么歉?”雷狮依旧没摆出一副好脸色,撇着嘴说,“跟你又没关系。”

安迷修看着雷狮那仿佛在闹别扭的脸,也不顾现在的气氛如何,直接笑出声来。

“我就知道!每个人都是这样!”雷狮用力的拍了一下病床,“不就是没有父母吗!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没有,我没有嘲笑的意思。”安迷修腾出一只手,伸出去揉揉雷狮的头,“我啊……”

他用额头贴着雷狮的额头,不顾雷狮的反应继续说:“就觉得,你其实还挺可爱的。”

雷狮准备去扯开安迷修的手僵在半空中,他飞快的脱离安迷修的身边,然后手撑着窗台翻了出去。

“哎呀。”安迷修直起身子,把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一不小心就又忍不住开始逗弄小孩子了。”他转身走到工作台前,望着自己整理过后的药品发了会呆,手指轻轻地划过每个玻璃瓶,当他触到贴有消毒水标签的瓶子后,他马上走到窗边朝着那个还没消失的背影喊:

“喂,别忘记明天要过来了!”

后者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但安迷修知道他听见了。

因为说完之后,他注意到那个男孩跑路的身影顿了一下。

第二天雷狮依旧是趁着放学的时候才溜进来的,本以为这个时候那个校医肯定已经下班了,可他却在翻窗子的时候看到那人正好抱着档案袋走进校医室。

他蹲在窗台上,翻也不是不翻也不是,场景十分尴尬。

“是你啊,进来吧。”安迷修朝雷狮挥挥手,后者很利索的跳进来。

“伤口长好了?还敢这样用力?”安迷修瞥他一眼,把档案袋拍在工作台上,震得那些药瓶都抖了抖。

“我用的是左脚!左脚使的力!”

“好吧,反正你们小孩子总有那么多理由,来,坐到那里去。”安迷修指向那张病床。

“不坐!”

“坐不坐?”

“不坐!”

“不坐?”

“对!”

“好。”安迷修将药瓶放回原位,走到雷狮身边将他扛起来,往病床一放,见后者还想跳下来,他便瞪着雷狮说:“你跳下来试试看。”

“你要干嘛。”雷狮把那只快触到地的脚猛地收回,也回瞪安迷修。

“当然是我想做什么……”安迷修朝雷狮笑笑,看到雷狮那张露出了一丝害怕的脸,嘴角的弧度不禁扬得更大,“就做什么啊。”

如他所料,那个男孩没敢再乱动。

不过说真的,就算是雷狮他跳下来了,安迷修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突然就想再逗逗眼前的这个男孩子。

“好了,都弄好了。”安迷修抬起头,雷狮正好低着头看他,离的很近,安迷修也就注意到了被他头巾挡住的地方露出的一道小口子。

“又在做什么?”安迷修伸出手指,朝雷狮的脸戳了一下,“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吗?”

“已经……很小心了。”意外的,雷狮没有跟他顶嘴,也没打他的手。

“呼,算了。”安迷修从口袋里掏出创口贴贴在雷狮额头上的伤口上,“谁叫你现在是我的病人呢,我可得对你负责到底。”

雷狮揪着被子的手颤抖着,他将那只手移到身后,以防被安迷修看见。他低着头说,不去直视安迷修的脸:“弄好了吧,我应该可以走了……”

“哦,可以了。对了!”在翻窗台的身影停了下来,但也没回头看安迷修,“以后,直接走正门就好。”

“你又不是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知道了。”很显然雷狮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结果就这样当着他的面从窗台翻了出去。

安迷修也察觉到了雷狮的不对劲,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整理好校医室的卫生,把外套挂在门后,然后离开学校。

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捂住自己的嘴,自言自语着,

“不会是,之前不小心亲上了吧……”

这之后雷狮还是该打架就打架,每次都趁着学生们放学的时间偷偷跑到安迷修那里去处理伤口,似乎一切都很自然。

只是放学时去那里的理由,已经有一点改变了。

伤口有时候只是一些轻伤,那些在以前的他看来根本就不用做处理的,只要等它自己长好的伤口,现在只要一出现在他的身上,放学的时候就会跑到安迷修那里去。那时候雷狮总感觉自己好像是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的。

为什么是以前的他?在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雷狮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名词。

连同心里油然而生的感觉,他也不明白。

已经不记得那是那一天了,但是他第一次在打架时被划伤了脸,又跑到安迷修这里来。

后者叹着气说:“你啊,不要总是这样打架惹事了。”

说这话时,安迷修给雷狮的感觉,就像一个正在对自己孩子进行教育的父亲。

不对,他想要的……不是这样。

雷狮不耐烦的指指脸上的血痕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让你包扎就很不错了。”

安迷修没去在意雷狮的语气,他坐在雷狮身侧,用蘸这消毒水的棉花在他伤口附近轻轻擦拭着,说:“可是到时候你脸上留疤了,那就不好看了。”

“男人要好看做什么?”雷狮对于安迷修的话表示不屑。

安迷修用力弹了一下雷狮的额头,没好气的说:“你充其量也就是一个16岁的小孩子,都没成年。”没等雷狮发作,安迷修继续说,

“你要知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好看的男生,那叫什么……颜控是吧?”安迷修把纱布弄好,用特殊胶带贴到雷狮脸上,“你要是再这样没有分寸的打架,就没有女生喜欢你了。”

“那你呢?”雷狮几乎是脱口而出,连自己捂住自己嘴的时间都没有。

“我……我怎么了?”安迷修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就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一脸迷茫的看着雷狮,好像真的不懂雷狮的意思一样。

也只是好像不懂而已,都是装的。

“算了,没什么。”雷狮手撑着床板,利索的翻到床上,再爬到窗户口,回过头对安迷修说,“我走了啊。”

“好,走吧。”

雷狮从窗口翻了出去,虽然早已被安迷修批准了可以从门口进出,但他这一次还是选择了窗口。

因为这样能够更快的逃离这个学校,能够更快的躲开安迷修的视线。

时至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一些,自己的对于安迷修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的吗?他还有点不确定。

他躲到离学校很远的小巷里,靠着墙壁慢慢蹲下。

这里没有人经过,所以也就没有人能够看见雷狮微红的脸,即便这样他还是用手捂住了。

刚才怎么就……说出来了。

幸好安迷修看起来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不然他以后还怎么有脸去那里。

后来雷狮打架收敛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横冲直撞,到处挑事,不像以前一样不达目的不择手段——为打到对方不惜自己受伤的这种。

雷狮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与佩利帕洛斯不同,作为他的弟弟,卡米尔一眼就看出来了。

“卡米尔。”收拾完那群来挑事的人,雷狮朝一边坐着的卡米尔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大哥,有什么事。”卡米尔合上手里的记录本,把它夹在身侧,从那一堆横放的木头上跳下来。

“没什么大事,别那样看着我,我真的没惹事。”注意到卡米尔审视的目光,雷狮马上解释道,“我就是问你一个问题。”

“哦。”那就好,卡米尔从口袋里拿出铅笔,准备开始在本子上记录,这样做更容易看清问题,能够很快得出答案。

“问题有点长,先记着,最后再回答我就好”

“嗯。”

“每天都在想一个人,想要看见他的脸,想要他的眼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想方设法的去待在他的身边,不做他不喜欢的事情……”

卡米尔的铅笔突然断了芯,他也没再把这些东西给记录下来,直接打断雷狮的话:“大哥,你恋爱了。”

“喜欢的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好看吗?”卡米尔随口问了一句,他有点心疼自己的铅笔。

“我……”雷狮突然就说不上话了,看着卡米尔欲言又止。

“怎么了?大哥,我有什么问题吗?”看到雷狮一副纠结的样子,卡米尔有些疑惑。

“我喜欢的是……一个男的。”

“哦,就这样啊。”卡米尔依旧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铅笔,“大哥喜欢就好了,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就……谢谢。”雷狮觉得自己真的越来越不像以前的自己了,他烦躁的揉揉自己的头发,“走了,卡米尔。”

这样的话一切都说的明白了,因为喜欢的人而发生的改变。嗯,原来是这样。

大哥之前的心思全放在怎么处理挑事的人这种奇怪事情上,不懂恋爱的感觉也……情有可原。

说起来,要是大哥能够因此有所改变也不错,不过大哥喜欢的那个人……过几天找上佩利和帕洛斯一起去观察一下为好。

要是对大哥有所不利……

我肯定会弄死他的。

卡米尔把计划写在本子上,将断了芯的铅笔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跟上雷狮离开这个小巷。

评论 ( 6 )
热度 ( 6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