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颠覆症候群(1)

◎病症安

◎以后不能乱开脑洞
ooc,没有表达出安哥真正的性格
感觉很抱歉。

 下文,删了【我大概不会继续写】
————————
“安迷修,今天如何?”

安迷修听到声音,才把投向落地窗外的目光收回,外面什么也没有,除了植物还是植物。他将那本翻开后放在大腿上的书用手指卡着一页,十分钟了,他一页都没有看,就是很随意的翻开。

安迷修此时的声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疲倦的说:“今天……也还好。”

卡米尔将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上面放着的热水早就被室内的空调吹成温热的温度,不烫口也不冰凉。他举起杯子朝安迷修晃了晃:“谢谢。”

“没事,我习惯了。”安迷修说的的确是实话,来卡米尔的医院有无数次,再加上之前在家里照顾雷狮,做起这些事情都感觉已经成为了习惯。他再次低下头去看那本书,但还是那一页,那一页只有一句话,按理来说安迷修早该翻页了。

“什么时候回去?”卡米尔觉得安迷修不在状态,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根本就配不上他之前说的那一句“也还好”,他将水杯里的水喝到一半,才动动嘴巴,“今天出什么事了吗?”

安迷修很自然的忽略掉了卡米尔的第一个问题,转而去回答第二个:“公司里面的事情,没什么重要的。”

卡米尔的手举着杯身,视线从杯子上越过去看安迷修,也许因为他是心理医生的缘故,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安迷修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对他的影响有点大。

但他不提,只是抿抿嘴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好像在喝红酒。但是拿着瓷杯子喝红酒的人,到底是有多没品位啊。

这间办公室又安静下来,落地窗外的蝉鸣声又回到了他们的耳朵里。卡米尔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将这个问题问出口:“雷狮怎么样?在你那里过的如何?”

“雷狮啊……至少听话一点了。”安迷修笑了笑,手里翻动着书页,“不像以前一样总和我对着干。”

“那就好。”

“中午过了我就回去。”安迷修将书合上,塞回卡米尔的那个书架,“现在太热了。”

“两点钟不是更热吗?”卡米尔抬头去看墙上的钟表,“还有四分钟两点。”

安迷修露出了“就是如此”的表情。

四分钟不够安迷修跑回去,卡米尔叹口气:“你在我这里能做什么,书都被你看完了。”

安迷修走到另一边坐下,远离了落地窗,连传到身体上的热度都少了一些,他指指头顶的空调,朝卡米尔笑。

“回去也是一样的。”卡米尔知道安迷修家里的那个比自己办公室的空调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

安迷修只比了两个字的口型,没有发出声音。卡米尔看了,也只能挥挥手,随他去吹空调。

接下来的时间,卡米尔忙着去看最新的病案,倒没有空出时间去管安迷修,只随他对着空调吹,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说也该知道不能够长时间对着它吹。

安迷修之后便走到卡米尔的书架前面,盯着上面那些摆的整整齐齐的书发了会呆。

“书架上的书能让我带一本回去吗?”

卡米尔停下手里的笔,扭过头去看他,满脸的不理解。

“一本好书值得多看几遍。”安迷修伸出一根手指,装模作样的晃着脑袋,“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你……想拿就拿吧!”这绝对是卡米尔应付过的,最难的病人,和安迷修每说上一句话他都感觉死了不少的脑细胞,“你就随便看看吧,我休息一会。”

当提醒整点的闹铃声响起时,卡米尔从短暂的小憩里醒来,迷迷糊糊的看到安迷修从他的书架上取下一本又一本的……看封面,好像是童话书。

 

“这就是你说的好书?”卡米尔缓过神之后,用单手撑着腮帮,另一只手有节奏的敲击着木制的桌面,意外的有压迫感。

 

论所谓的好书,一般人的第一反应,不都是那些流传了很久的名著……好吧,童话故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流传至今了,可是卡米尔不是很能够理解,因为这些书的幻想色彩实在是太多了。

 

安迷修不像是这样的人。

 

“每个人心里的好书都不一样。”安迷修把拿下来的书全都放在茶几上摆好,照着书名一本一本的去找他要的,“是定义的问题。”

 

“其实你直接在书架上面拿没有问题的。”

 

“顺带帮你整理一下,按名字排好序,以后更方便一些。”安迷修最终从那一摞书里抽出一本,卡米尔将眼镜扶正,便朝安迷修挥挥手,示意他拿走。

 

清理好了桌面,安迷修又拿过卡米尔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凉着:“下次来是什么时候?”

 

“你不是想来就来了吗?”

 

“最近不行了,所以还是好好定一下时间吧,好做安排。”

 

卡米尔便看向桌上的小台历,上面一个做了标记的日期一下就冲进他的视线里,顿时就没有回答安迷修,后者喊了他半天才回过神。

 

“抱歉,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卡米尔很自然的伸手将上一页台历翻过来,挡住了六月份的这一张,“一个星期之后过来就好。”

 

“好。”安迷修点头,出去的时候顺便帮他把门也给关好了。

 

等到门口的脚步声渐渐小了,卡米尔又把台历翻至原来的那一页,看着上面打着标记的日期出神。

 

“一周之后……就是一年了。”

即便是过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刻,但余温还在,路上依旧没有什么人。从低温的空调房里突然来到炎热的环境,安迷修还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几乎是下一秒钟就可以倒下睡着的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从去年开始,自己就一直感觉到疲倦,但就算能够睡上一整天都没有办法缓解。

 

“格瑞?”

 

前面的那个人转过身,看清安迷修的样子后才向他点头示意,然后咽下了嘴里的那口牛奶。

 

“家里的牛奶喝完了,我出来买一些。”格瑞见安迷修状态不是很好,干脆直接开口。后者的好友都知道安迷修的状态,所以会比较照顾他。

 

“从卡米尔那里回来?”

 

“是,现在赶着回去,雷狮还在家里。”

 

格瑞拿着牛奶的手抖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安迷修,似乎是还没有缓过劲来。

 

“格瑞你现在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安迷修朝格瑞笑着说,什么时候格瑞也会开玩笑了。

 

“我……我以为你们不会走到这一步。”格瑞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话,“毕竟以前你们的相处,连金都不看好你们。”

 

“好了,没事的话,安迷修你早点回去。”

 

“这种事情还需要你来提醒吗?现在街上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家里开着空调是真的凉快。”之前那个笑容被安迷修换做苦笑,感觉在外面都是一直被热流包裹着。

 

格瑞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瓶牛奶,从旁边商场的冷藏柜里拿出来没多久,瓶身上还有细密的水珠,他把牛奶丢给安迷修:“借你用会。”

 

“按理来说不应该送给我吗?牛奶哪还有借的?”安迷修哭笑不得,他也知道安迷修有多喜欢牛奶,但是这样做……他还真的没想到。

 

“下次见面的时候再买一瓶还我,这个品牌,原味,冰的。”

 

“好,下次还你。”安迷修生怕格瑞提出要一模一样的温度,赶紧回复他。格瑞也没再耽搁时间,马上就穿过马路走了,安迷修总感觉他这副样子是怕牛奶都给热到变质。

 

是真的很热啊,从空调房里走出来的安迷修更加的体会到了,他一只手将牛奶举到自己额头上抵着,学着发烧时放冰袋的样子,试图给自己降降温。

 

还有这么长的一段路要走,真是羡慕能够缩在家里工作的雷狮……

 

羡慕归羡慕,那个家可是安迷修的,要是雷狮又手欠的把温度调到16摄氏度,这个月他就要考虑去找个兼职了。

 

--------------

还没完,当然没完,正主都还没出来

有伏笔,真的有

评论 ( 7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