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关于以猫为名的未知生物的恋爱考察-3

再次提醒,是猫化雷狮

ooc预警

全员住在一个大院的设定

对不起我忘记放前篇了wdm→1   2

是现代

--------------------------

他们都住在同一个院子里面,回去的路也是雷狮熟悉的,自然就没有什么好去在意的景色。他总要回来,现在这副猫的状态甚至还省去了他走路的功夫。

 

只能说做猫真好啊。雷狮打了个哈欠,又开始神游天外。

 

现在这样没有工作压力,几乎是任意玩的生活,就不用把对人的样子做出来了,活得随性点也好。

 

这可不是什么幻想世界,重重压力下面的人,难得把自己真正的性格展现出来。现在雷狮有理由了,他挺想仰天长啸,后来又想到自己那猫不像猫,人不像人的诡异叫声。

 

算了算了,活得开心就好。雷狮动了动耳朵,在背包里换了一个姿势趴着,把脑袋露在外面,视线跟着那些走动的人移动着。

 

“它在看什么?”安迷修看到雷狮不停的扭头,问题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自己问他,我不知道。”银爵想说自己并没有读心术。

 

然后安迷修就盯着雷狮的小黑脑袋,雷狮觉得浑身不顺畅,也扭过头去盯着安迷修,长时间的盯着他,紫色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来啊,比谁能坚持更久啊!

 

彻底想通了的雷狮开始放飞自我,反正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最后他决定,绝对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是雷狮,玩够了再说。

 

他就这样和安迷修很幼稚的盯了一路,其中银爵受不了被一人一猫的视线夹在中间的感觉,单肩背包还换了一个方向背,让安迷修和雷狮直接对视,还要忙着给安迷修时不时拉一把。

 

这条路上的电线杆挺多的,他要防止老友撞上去,免得安迷修变得更加……

 

银爵超忙的。

 

但雷狮觉得不拉才好啊,他倒是挺想见识一下安迷修撞上电线杆之后的样子,说不定能够让自己笑到背过气。

 

用这个形容不对,以后换一个说法。雷狮视线上移了一些,一下子就瞄到了在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上往下看的鹦鹉,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安迷修突然就指着雷狮喊:

 

“你输了!坚持不住了吧!”

 

雷狮:???

 

你真的在跟我玩游戏啊?雷狮第一次感觉安迷修真是幼稚到爆炸。看向安迷修的眼神都变得有一些微微的鄙视,亏老子之前还以为你是一个正直到过头的人。

 

“银爵,这猫是不是在鄙视我?”安迷修依旧指着雷狮,只是视线投向了站着的银爵。

 

银爵低下头,雷狮也抬起头,都相互看了一会。然后雷狮试着笑了一下。

 

这一次安迷修可看得清清楚楚,他一把把雷狮从背包里提出来,举到自己能够平视它的地方说:“这个世道,连猫都欺负我……”

 

欺负的还就是你了你想怎样?雷狮顺势用后脚往安迷修的脸上用力蹬了一下,然后趁着安迷修松开手完美落地!

 

超完美!动作流畅到自己都想不到!

 

达拉!雷狮想做一个谢幕的姿势,但这样肯定会吓到面前这两个人,算了算了,有得有失,开看点就好。

 

于是雷狮就在安迷修倒地的周围转了转,又给他补上一脚,溜到了银爵那边。

 

“安迷修,你还好吗?”

 

“银爵,下次请你不要问这种问题了。”安迷修在草坪上翻了个身,面朝下说,“你明明肉眼就可以看到我的现状,还是说你也想切身体会一下?”雷狮怀疑他面朝下的原因是没脸见人了。

 

被猫蹬了一脚之后倒地,是雷狮的话也得抓起那只猫教训一顿。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个把人蹬倒的猫是自己,蹬倒的人又是之前一直看不惯的安迷修。雷狮表示现在心情大好,但是不能表现出来。

 

“这只猫力气也太大了吧……跟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啊。”安迷修揉着被雷狮踢中的地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从指缝中露出一只眼睛去看那只跑到银爵身后的黑猫。

 

雷狮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很大的信息量,看起来安迷修没少被猫蹬脸,还没毁容可真是……可喜可贺?

 

放屁啦!雷狮毫不客气的回瞪回去,到时候就由你雷大爷帮你做个全套整容,还是免费的那种,保证你以后连门都不会出。

 

“看什么看,还想再被蹬一脚吗?都跟你说了猫是有灵性的。”银爵抱起黑猫,不是用抬着两只前爪的姿势,而是把雷狮整个环在臂弯里,这样相对起来舒服一些。

 

安迷修在老友面前就完全没有了被其他女性赞扬的风度,他装模作样的在寻找一些什么,银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反正他也惹不出什么事情,当安迷修把视线停留在那只黑猫身上,并且嘴唇动了一下的时候,银爵突然感觉到了不妙。

 

下一秒钟安迷修就开口了,脸上还带着天真的微笑:“银爵,你抱着猫的时候我就找不到黑猫在哪里了,刚才找了半天呢。”

 

果然,银爵学着安迷修之前的样子,把黑猫举到他可以平视的地方,然后调转方向,让雷狮正对着安迷修的脸,只说了两个字:“上吧。”

 

雷狮作势要蹬后脚,结果被安迷修大叫着躲开了。

 

“安迷修,注意形象,院子里的女孩子会看到的。”

 

“好的。”安迷修轻咳两声,又恢复到之前正常的样子,“我们先进去。”

 

 

按照银爵说的,猫暂时是放在他家里养,于是安迷修也凑了进来,推也推不掉,银爵只好当着他的面把自家门打开了。

 

听起来很像搜查对吧?就好像家里有什么东西是见不得人的。但对于银爵来说,家里的那些东西,除了安迷修,其他的人都可以看。

 

大门开了之后,雷狮就听到了猫叫声,听起来还有很多,是从客厅里传过来的。银爵把雷狮放在地上,随他在家里到处乱走,自己现在忙着的就是看好安迷修。

 

进来之后安迷修就是往客厅走的,银爵也就跟了过去,门口的隔墙上放着一大袋猫粮,后面还有猫爬架。雷狮绕过这些东西,直接往卧室那边走,他晚上可不会学着那些普通猫一样待在客厅趴着,自己当然要趴床上啊,而且一定要是一整张床。

 

一共两间卧室,全都被银爵整理过了,其中一间一下子就看出来是他用的那间,雷狮就把目光放在了另一间,完成了自己的布置之后,雷狮才慢悠悠的走回客厅。

 

“晚上我待你这里吧?”安迷修的声音。

 

“不行。”

 

“为什么,不是你说要好好跟猫发展感情的吗?光是每天来看一眼怎么可能发展,你总不能说让我老呆在这里啊,我也是要工作的。”安迷修理直气壮的说,雷狮还真的觉得他好有道理。

 

等等,要是银爵答应了,自己不就是没地方趴着了??

 

别,别答应啊。雷狮此时体会到了人的好处,如果现在自己是人的状态,那就是直接说出来就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算是什么?任人宰割?

 

“……好,但是你要是想要碰猫的话,必须我在场。”

 

完啦……雷狮从墙壁那里露出一个猫头,目光有些呆滞。

 

“这些猫都有名字吧?”安迷修背对着雷狮,没注意到雷狮扎在他身上的视线。

 

“有,所以你给那只取一个?”银爵侧过头,看向墙壁后面躲着的雷狮。

 

“一般不是通过外貌来取名字的嘛”安迷修走过去把雷狮抱过来,盯着雷狮打量了一会,“这只猫是紫色的眼睛啊……”

 

“有些猫的眼睛是变异而成的,还算正常。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觉得它整体来说,挺像楼下住着的雷狮。就是缺个他那样的头巾。”

 

雷狮:能记住我的特征还真是……谢谢你哦。

 

“决定了!取名叫做雷狮吧!”话音刚落就被面前的这只雷狮踹了一脚。

 

要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是这只猫,还真不知道安迷修他会对自己的名字做什么,指不定下一次这个名字就被安迷修取到那只飞蛾身上了,先教训一顿再说。

 

“看起来,猫不喜欢。”银爵完全不对安迷修施以援手,还在那里悠闲的喂原来的那些猫。

 

“猫明明不会听懂我们在说什么的啊!这只到底是怎么回事!”安迷修揉揉被踹中的鼻子,眼泪差点被雷狮给踹出来,“不喜欢就喵两声啊,干嘛踹我。”

 

你事先可没说过这个大前提,雷狮趴到沙发另外一边,毫不在意的晃着尾巴,而且他不可能学猫叫的,这是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

 

“叫雷小狮行不?猫祖宗?”安迷修鼻子被雷狮踹的泛红,他跪坐在雷狮面前,手扒着沙发面,一脸虔诚的说,好像在参拜。

 

看在你认错诚恳的份上,大爷我就随你吧。雷狮抬眼看向安迷修,然后又把眼睛闭上,装高人也装的像模像样的。

 

“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安迷修向银爵求助,黑猫没什么反应,他也不知道猫祖宗是怎么想的。

 

“看它之前的反应,不踹你就是答应了。”

 

听到银爵给他的答复,安迷修突然就激动了起来:“我觉得我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你不知道这只猫力气有多大!你可以自己去试试!”

 

银爵笑了一下,就没再理安迷修了。

 

安迷修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窗户那边突然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

 

“我胡汉三又回来——”

 

啪。

 

哎呀,那个鹦鹉撞窗户玻璃上了。雷狮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应该感叹一下银爵做家务的能力,他之前也以为那里的窗户是开着的呢。

 

“那只鹦鹉没事吧?”

 

“随它,反正有窗台。”银爵只是对那只鹦鹉三番两次的来骚扰自家的猫感到不满,安迷修则是第一次见到银爵没有去爱护小动物,还准备自己去把窗户打开,看看那只鹦鹉的情况。

 

“不要开,小心那只鹦鹉冲进来对你唱爱情买卖。”


----------

没有完,但是到现在我有一个心得,不得不说

 

就是以后文的名字不能取太长,隔了两天……我都不记得自己这篇的题目了【你还有脸说


评论 ( 3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