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瑞金|短打】想要变得能够理解

⊙格瑞⇔金【是暗恋】

⊙ooc!ooc!

⊙幼稚瑞

————

感情?理解?

语文卷子上的阅读理解题,大片大片的红色过去,每一道分析情感题全部都好像是被格瑞故意的掺杂了物理生物和化学的知识。

毫无情感,毫无理解可言。

夸张,比喻,拟人,又或者是那些描写手法,格瑞一个也没有,或者是说,不想答出来。

这些东西,都是不需要的。一点都不需要的。

感情只会碍事,理解他人只会耽误自己的时间,这些不都是很麻烦的东西吗?

语文差了点没关系,他有信心用其他的科目来补上。于是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分析情感题,他也只是看不过空白的卷子,而写上了一大堆理科面的分析。

“格瑞,请你再一次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简单的理解题你都答不上来?”

班主任把格瑞喊道办公室,从语文老师那一摞试卷里翻出格瑞的那张卷子放到桌上,手指在第17题的答题处轻敲着。

格瑞没有回答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将视线外移,看窗外的风景。他找不到什么答案,能够把老师好好糊弄过去。

只有这个他不想承认,只有这个他一点都不想……

他没有再想下去,但收在校服口袋里的手握紧了一些。

“一个高中生,说没有感情这种话。不会有人相信的。”之前格瑞给老师的措辞就是这样,正常人都不会相信,又不是什么“未来的智能机器人”。

“那些东西碍事。”

格瑞把感情跟“东西”混为一谈,像真的不明白感情是什么一样。

“跟人打交道也很碍事。”

他看得出来,班上那些拉帮结派的人,成天忙着跟其他人搞好关系,今天送点吃的,明天又去哪里看一场电影。耗费的时间之多,格瑞连想都不敢想。

“格瑞你和金,小时候是朋友吧,金在家作作文上面这样写过。”

“小时候的事情,初中就已经不是了。”格瑞撇清关系,面无表情的脸让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他真正的想法,“不用再提金了,他很烦。”

班主任叹了一口气,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却还是将话从嘴边咽了下去,只把那份试卷递到格瑞手里,他也不想去批评格瑞。

“先把题目改了吧,自己改,不要看其他人的。”

“我知道。”

格瑞转过身,攥着那张试卷走出办公室,无视掉班主任的叹气声,慢慢的在走廊游荡着。


被格瑞折的不成样子的卷子,此时被他摊开在教学楼外的石桌上。他没有回教室,而是拿着随身携带的笔,在外面按照考试结束后背过的答题模板改题目。

虽然说外面有点不方便,但也比那个闹哄哄的教室要好上不少。总之格瑞能够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待会。

“格瑞!”

直到那个充满元气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格瑞立马将卷子塞到口袋里,转身就打算往教学楼里走。

“格瑞格瑞!你别走啊,我明明一点都不可怕啊!”金哭丧着脸赖上来,格瑞怎么推都推不掉。

“你认为我会怕你?”

金吐吐舌头,手却没有松开格瑞袖子的意思:“我只是想问格瑞问题啦……教室里面找不到你,在外面找到了,可是格瑞又要回去。”

“没必要问我,还有嘉德罗斯可以问。”格瑞疑惑,“他跟我差不多的水平。”

“啊……但是嘉德罗斯不喜欢让别人去问他问题的,格瑞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金顿了顿,继续说,

“是格瑞你说不要让我靠近嘉德罗斯的啊。”

“你很麻烦。”格瑞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将露出一角的语文试卷往口袋里又按了按,“回去,等会再教你。”

金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又不好意思的用手指刮着脸看向格瑞:“格瑞,教学楼入口……在哪边来着?”

“那边。”

金看向格瑞指着的那个地方,瞧了半天也没看见入口在哪里。

“格瑞——”

“好,我带你回去。”

格瑞制止了金那个快露出来的表情,扭过脸大步向前走去,他知道金会跟上来的,这一点不用担心。

“格瑞,语文题目你会写吗?”

解决了金的理科问题,但他可不像格瑞一样严重偏科,而是全部都……那应该不叫偏科了,总体成绩都很差。

“我不教,自己写。”

“格瑞!”金还是不想放弃。

“老师说的。”

这句话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没错,只是格瑞把针对的对象换了而已。这句话也对金十分管用,后者已经乖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正,咬着笔头开始想答案了。

“金,不许咬笔。”

“哦。”然后他开始咬手指,好像不咬点什么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思考一样。

“手指也不行。”

格瑞打落金的手指,把他的手按在试卷上:

“手要按着卷子写字,不要乱动。”

格瑞相信自己这么管着金的原因,是因为秋拜托了他。对,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好吧……”

金最后斜趴在桌子上,鼻子上顶着那只水笔,撅着嘴看语文试卷上那道他怎么答也没有办法跟老师的答案对上的题目。

格瑞斜瞟了他一眼,然后把在作业本上写偏的字给划掉,像是觉得这样还不够,最终还是违背了老师说的“不要在作业上把错字涂黑了”。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金坐正了身体,卷子被他胡乱的塞进了课桌的抽屉里,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格瑞往讲台上看了一眼,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

“是语文老师的课啊……”格瑞小声说着,单手撑着腮帮,用铅笔在桌面上画圈圈。毕竟金的语文试卷可是没有及格的,不过大多数是错在之前的基础题而已。

和自己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但是即便是阅读理解的题目全部都没有答对,自己也是在及格线的边缘。

所以说……想到这里,格瑞轻叹了一口气,将金抽屉里那张卷子抽出来,用铅笔在他的语文试卷上写出那些题目相对应的课文,把重点全部都给画记出来。

铅笔移动到阅读理解的题目时,格瑞抬眼看向金,发现后者完全没有要注意他的意思,他才换了个方向,脸对着窗户,把那些阅读理解题目都答了出来,顺便写出了答这些题的重点。

好好记一记啊,金。

格瑞做出这样的口型,然后用手指敲敲金的脑袋,把卷子塞回金的座位里面。

金疑惑的把卷子拿出来,翻看了那一份写满了字的卷子,突然就泪眼汪汪的看着格瑞。

“格瑞你真是太好了啊!”

声音看起来有点大,在听起来有点吵嚷嚷的教室里有些突兀,其他人虽然知道是金说的,但是并不能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

“金,语文考的很好吗?”这句话是老师说的。

金从座位上站起来,低着头看着试卷:“没……没有。”

“那你刚才在说什么。”

“在……叙述题目。”

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格瑞侧过头去看窗外,做出一副跟自己无关的样子。

“叙述题目啊……那你应该会写了?讲一讲试卷第17题,这道阅读理解怎么答。”

“这……这道题……”金拿起试卷,有些不安的照着格瑞写的答案念了出来,念完之后还悄悄从卷子后面露出一只眼睛看老师的反应。

“很好,只是还有一点点可以补充,金你坐下。同学们都听好了……”

“呜哇,格瑞帮了大忙啊!”金两手抓着卷子,将它立在面前,这样老师就看不到他在做什么了。

“关我什么事,听课。”

这节语文课好像很长似的,格瑞已经做了不少的数学题目了,可是格瑞到现在都没有听到铃声响起。

好,那就换化学吧。

他从地上那摞高高的书里翻出化学作业,从自认为没有学好的化学平衡那里开始写,把题写完了之后还把例题也过了一遍,顺带还复习了一下知识点。

下课铃突然响起来,是在旁边的金快要睡着的时候,欢快悦耳的音乐响在格瑞的耳朵里,他放下手里的笔,往教室外面走去。

因为教室里又要闹起来了啊,很吵很吵的。

嘉德罗斯和他那两个跟班很吵,安迷修和雷狮,这两个很吵,佩利和帕洛斯也很吵,还有凯莉,紫堂幻,全部都吵的格瑞的耳朵嗡嗡作响,跟老年人耳鸣似的。

烦死了……格瑞往洗手间走去,把水池里的水龙头打开,手心接着水往脸上拍,似乎这样就能够让耳朵里的那些声音全部都停住。

可是这样最多只能让人冷静下来啊。

格瑞连脸上残留的水珠都没有去抹掉,就开始往教室里走了。

水顺着脖颈滑到校服衬衫的领子上,只沾湿了一点点衣服料子,格瑞却把领子拉开一些,防止它黏到身上。

其实教室里面也算得上是安静了,除了安迷修和雷狮还在那里拌嘴,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格瑞无视掉在教室里的其他人,绕了一个大圈回到座位上,同桌金已经睡着在桌上了。

真是难为他了,早在上语文课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格瑞就看到金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后者却还是坚持着下课才倒下去。

金现在一定是怎么摇都摇不醒的。格瑞把自己想要摸上金的头发的那只手收回,咬咬嘴唇,转身又翻出来了物理书,开始预习下节课要学的内容。

铃声响起,班主任拿着教案走进教室,金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班长已经喊过了上课起立,因为前面的人太高了,从讲台上也看不到金没有站起来。坐下的时候,格瑞伸出手用力摇摇金的手臂,但后者只是呼吸加重一些,然后头换了一边靠着——靠在格瑞的手上。

……

格瑞愣了半天,缓过神来后也没打算把右手从金那边抽出来,只是费力的用左手从地下那一堆书里搬出一大摞,把自己座位里留着一直没用的收缩书架放到金的桌上。

本以不能打扰到自己看黑板为由而不在自己的课桌上摆书,现在却被他摆了一半过去,金的课桌更是摆满了,收缩书架已经张到了最大限度。

格瑞再三确认,这个角度物理老师一定不会注意到金在干什么,才将身体坐直,试图用那只写字写得不是很好的左手算老师的题目,不过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做,把笔一收,开始在脑内写题。

他觉得这节物理课比上节的语文课还长,说是好像过了一天也太过夸张,最多……也就四节数学课吧。

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因为物理课其实是格瑞最喜欢的课程,大人们又常说,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时,时间会感觉过的比以往都要快些。

可是啊……格瑞咬咬嘴唇,他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想上物理课。

金倒是睡得挺香的,一节课快结束了都还没有起来,格瑞将视线瞟向被金压着的右手,只感觉好像……不,是没感觉了。

金醒来的时候,格瑞早就把手抽回了,只是课桌上那一排的书还没来得及收起来。金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不是熟悉的黑板而是这一摞书,自然也疑惑不解。

“格瑞,这些书是你的啊。”

金从里面抽出一本,翻着看上面的名字。工工整整的“格瑞”二字,在那些印刷体里十分显眼。而且格瑞的字比起金自己的来说,实在是太好看了。

想到这里,金偷瞄了自己之前压在手下的物理试卷,上面那些鬼画符一般的字体,金只是默默把手里的书摆回格瑞的桌上,然后把试卷折了又折,收到校服口袋里。

格瑞没去注意金的小动作,他忙着把那一排书全部收回来,只是右手到现在都还有点使不上劲。

“地上不好放,我就先放上来了。”

这样的理由糊弄不过一般人,但是格瑞对自己的发小十分了解,不用担心金还会再问些什么。

“哦……那现在为什么收回去了?”

“笨蛋,我已经找到要的作业了,没必要再放你桌上。”

说这话的时候,格瑞有些心虚,好在四周也没人注意他的语气,都忙着改错题。

“对了格瑞,以前我在物理课睡觉的时候都会被丹尼尔老师抓住,可是今天没有。”金突然说了这件事情,“你说丹尼尔老师是不是今天视力退步了?”

格瑞心想:我可不知道丹尼尔视力有没有退步,我只知道我的右手一时半会是感觉不到什么了。但为了不让金多想,格瑞还是好好回复他。

“只是今天一天没看到而已。”

“还有,以后的物理课好好听讲。你以为把试卷折的那么小我就不知道你多少分了吗?”

“啊——但是我也没有格瑞那种脑子。”金把头仰起,看向天花板,“格瑞就算不听课也能考九十分以上,是天赋啦,天赋问题。”

“我物理课至少没有睡觉,金。不要找理由。”格瑞终于把那堆书收到了地上,课桌上终于可以摆下一本摊开的数学书,他又看了金一眼,后者眼睛跟物理课之前相比要亮上许多。

看来是睡够了,不然格瑞要准备拽着金去一趟洗手间洗把脸了。

“下节课能够做到好好听课吗?”

“下节课是什么课?”金在判断课程的内容是否具有强大的催眠能力。

“数学课。”格瑞丢出一本教材全解到金的课桌上,“好好预习,不然那些知识点听不明白,你又会睡下去的。”

金晃晃脑袋,笑嘻嘻的说:“这个不用担心嘛,格瑞会把我叫起来的。”

格瑞哼了一声,之前用力摇了半天没起来的人到底是谁,看起来金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已经睡了一节物理课了,再睡我就考虑要不要举手向老师举报。”

“呜哇……格瑞你不能这样,不能把发小弃之于不顾啊。”

格瑞扭过头:“谁跟你是朋友,闭嘴。”

“好吧——那数学有不会的能来问格瑞吗?还是说问嘉德罗斯?”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嘉德罗斯在第一排往后面看,金马上缩下去一点,正视着格瑞不去看前排。

“行,问我。”格瑞用笔敲敲摆在金桌上的教材全解,“现在预习,不预习我不会给你解答问题的。”

“那作为回报,我帮格瑞解决语文吧!”

“你?”格瑞露出了不相信的眼神。

“好吧好吧,我都比不上格瑞。所以我所有学习上的问题都要拜托格瑞了。”

“你超烦的。”

格瑞朝自己手上那本语文阅读理解题看了一眼,满满当当的情感分析,自己答的题与答案的大致内容只相差了一点点。

自己到底理解了感情这种东西吗?

似乎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金,你的那道例题做错了,解题思路在那里,不够详细的话用我的这个本子,你自己好好看看,你再弄不懂我就不教你了。”

评论 ( 7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