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伪全员|搞笑向】我们先占领一个银河系(89—102)

【伪全员|搞笑向】我们先占领一个银河系
⊙改了名字
⊙安雷私心
⊙娱乐向,很多很多……看看就好

这篇还是提到了一点十柒柒,于是艾特他——
有请我的爹爹闪亮登场【笑死】 @十柒い
——————————
89.
军训的内容其实都没什么可怕的,只是他们一开始想太多了。

这届大一新生的资质还是很不错的,如果各位都能够去认真去军训的话,每项任务都能够完美的过关。

而且还会是那种绰绰有余的状态。

但事实是他们只认认真真的去思考了如何偷工减料的完成任务,并且不被十柒教官发现。

教官的原话是:我抓过的这样的学生,比你们做小动作的次数还多。

格瑞思考了很久,总感觉这句话有哪里不对。

大概是十柒教官的语文不好吧?【事实上英语也不好!】

90.
大学的军训是为期半个月,在各位同学锲而不舍的瞎胡闹状态下,很快的就过完了。

伴随着刺眼的阳光,炽热的温度,以及没有任何阴凉处的操场跑道,神近耀在自己的那本小本子上写起了日记。

军训的最后一天,神近耀是这么写的:

“今天洗澡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是两个人。”

91.
同样跟着大部队在操场上稍作休息的佩利知道了之后马上从原地跳起来,想去另一边把神近耀的面罩摘下来。

谁知道他怎么知道神近耀的日记本里面写的东西,但是很多人都伸出手去阻拦他就是了。

“别丢脸!”雷狮伸出手挡住他,帕洛斯把他按到地上坐好,其他人看向佩利的目光这才全部都收回去 ,很自然的又回复了之前聊的“欢乐”的场面。

即便如此,佩利还是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看着雷狮和帕洛斯的眼神像是在控诉:“为什么不让我去看看啊!”

卡米尔只将帽檐往下拉了一下又一下,快要将自己的整个脸都拦住了。

不认识,不认识他,怎么可能认识他。

92.
在正式结束军训后,只有一个下午的休整期,之后就是开始学业的进修了。

所有人都回到各自的寝室去……也许吧。毕竟也说不准是不是还有人想要互相比比谁更白之类的。

雷狮说这个是愚蠢的行径,安迷修还难得的赞同了这番言论。

两位都请照照镜子再说话吧。

“银爵好像白了点?”

“那是因为我们都黑了,好了你也别在这里给老子站着了,你就算白也白不过格瑞的头发。”

唔……是会心双击呢。

93.
不过格瑞也的确在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晒黑也只是晒黑皮肤,对于头发显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但整体去看的话,就会显得人特别黑。虽然按理来说,格瑞是不会在意这种问题的。

“但是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格瑞站在镜子前,对身后想要进洗手间刷牙的安迷修苍白无力的地解释着。

94.
“我明白了,请不要再说了。”

安迷修绕过格瑞,本来只要一步就可以站在格瑞的身后拿到牙刷和杯子,但他绕了三步,完美的避开了格瑞,然后带着一丝闪现的意味退出了洗手间。

没过多久,格瑞就听到了老旧的宿舍门被快速打开而发出的吱呀声,还有用力关上门时锁扣上才能发出的咔哒声。两种声音的间隔绝对不相差两秒。

“格瑞你是怎么做到的?”原本坐在安迷修床上打游戏的雷狮在洗手间门口露出一个头,格瑞没有回头,从镜子里就能够看到他。

雷狮一直想要把安迷修赶出寝室,大概是因为他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彼此了解的不得了而又因为了解的过度产生的一点点小烦躁吧,总之以后一定会好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

“我好像……什么也没做吧。”

不确定的语气,倒让雷狮更加的好奇了。

95.
银爵出门了,一时半会回不来,肯定的。

因为奶茶这种东西嘛,本来就是一个奇特的存在,是世界的桂宝,银河系的礼物。

日吸一点点,赛过创世神。

雷狮朝最后还留在寝室里的两个人晃晃手里的奶茶,然后把它用喝瓶装啤酒一样气势磅礴的一口闷了。

真是暴殄天物啊,奶茶不应该好好的品尝吗,并且纯牛奶也应该如此。用吸管慢慢吸上来,然后要好好的用舌头去感受它每一口的味道,一瓶饮料喝下去的每一口都会是不同的味道。

像雷狮这样的……怎么可能会懂。格瑞用一种充满怨念的眼神瞄了一下桌上摆着的那个原本奶茶空杯子,很快的就回复了正常,绝对没有人看到他刚才的表情。

“好了,趁着我把银爵他忽悠去买奶茶了,我们随便聊聊什么吧。”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是要避开银爵谈的……嘉德罗斯将手抵在额头前,闭目思考了一会,居然有一些明白了。

96.
在他们开会期间(?)佩利很随意的将门把手拧了一下,直接推开门进来了。

开口就是一句:“老大你有神近耀的小本子吗?”

嘉德罗斯和格瑞将雷狮审视了一遍又一遍。

“恶党虽然在以前总拿别人的东西,但是偷别人日记还是不会干的。”安迷修在这个时候拿着他的漱口杯从外面回来,绕过前面站着的佩利,走进洗手间。

“我谢谢你的辩解,但是还是请你去死吧。”

看起来安迷修又在无形之中触到雷狮的雷点了,这也许还算他的一个天赋技能。

97.
“蠢狗,你说的是像神近耀那样的小本子吧。”帕洛斯纠正他。

“那样的话,我也没有。”雷狮赶紧开口,生怕佩利再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你要本子做什么?”

“写日记。”佩利说,“记录每一天四周发生的事情。”

显然佩利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帕洛斯,后者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蠢狗你做不到的,今天写了一句话,明天就不知道本子被你塞到我们寝室谁的鞋子里了。”

“有可能塞在你的头发里。”佩利做出补充。

要完——其他四人在这一个瞬间都感觉到了很浓重的不妙。

98.
最终他们六个人还是从某种角度上和谐的相处起来了。

话题歪倒天上去,早不知道一开始是在聊什么了,但是现在的确是一群人在说:“军训把我们晒的有多黑。”

这才是正常的话题嘛(?!!)

99.
嘉德罗斯说:“其实这个没什么好谈的。”

“是的。”来自格瑞中肯的回答。

“是谁提的。”

“不就是你吗,才过了半分钟,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蠢狗。”

的确是没什么好谈的嘛……毕竟他们现在靠着墙能,宿舍的墙面意外的很白啊。

100.
“现在就很羡慕银爵啊,因为他那副样子怎么也晒不黑吧。”

“恶党你别这样。”

“安迷修你也没脸说我。”雷狮摆出了他习以为常的嘲讽微笑,“我差点以为你没头发了。”

安迷修:算你狠。

101.
“对了,雷德之前塞给我一盒东西,说是能增白的。”嘉德罗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到桌上,其他人的视线便全部集中在那个盒子上。

“哦,是BB霜啊,军训的时候有听到那群女生提到过。”雷狮翻看了一下红盒子,然后点点头确认着自己的答案。

“不过它应该不是护肤品,而是化妆品吧。”安迷修说。

格瑞疑惑地问:“为什么你会知道。”

安迷修仰头看风景……不,是看天花板。

102.
“你说,要是银爵早点有这东西该多好。”佩利忽略掉“化妆品”三个字,其他人也没有再提。

嘉德罗斯摇头:“那更可怕了。”

“此话怎讲?”

“因为只有这么一点。”嘉德罗斯把小盒子拿起来,连自己的手心都没有挡满,“这东西好像很贵的,这一盒,像我们可以用很久。”

“但是银爵的用量会更大,他最多……就只能用一次,还只能涂完脖子跟脸。”

【银爵是上半身裸睡,夏天谁都不会盖很厚的被子的,有时候会不盖。】

——————————

晚安好梦呐——

评论 ( 6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