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奶茶与咖啡的兼容性(上)

十柒柒的点文:奶茶安x咖啡雷 @十柒い

什么嘛为什么我要挖坑自己跳下去……

前篇请去日十柒lofm

构思出的奶茶请务必不要自己去尝试,大概有毒【什么?!】总之请当做很美好的事!

不小心就暴露了本质

【居然有些短小?!没事我们还有下!可能还有中!但是没有车!】

【巴拉拉能量!吃我催眠术!】

————————————
两个成年人在现在这种状态,就蠢的像是两个小孩子一样。明明两人只隔着一条马路,最多等上三十秒的红绿灯而已,却还通过手机来联络。

只需要四十秒,两个人就能看见对方的面容,带着属于他们的微笑,在某个座位上坐下——仿佛刚恋爱的少女,即便是雷狮也会有的心情。

说不上来是故意还是无意,他将安迷修忘掉了那么久,安迷修却一直一直都记得他。

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抱歉感,是雷狮在之前的路途上都没有的。此时的他坐在二楼的靠窗位置,桌上摆着他自己亲自调的卡布奇诺——这是他最擅长的咖啡。

他现在拿着手机,身子向后倾斜,试图找到一个完美的角度,拍出这杯咖啡最好看的一面,然后发给安迷修。

【给你弄的,好不好看。】

他在输入栏里打下这样一句话,想也没想就直接朝那个自己备注为【蠢货】的人发来过去。

如他所料的,不超过十秒钟那人就回复了自己——他之前还看着他在后勤忙的不可开交。

【咖啡看起来很好吃,不过弄出这杯咖啡的人,一定更好看,也更好吃吧?】

“……蠢货!”店里除了他自己的人以外再没别人,雷狮丝毫不在意音量的大小,坐在书架那边高脚凳上看书的卡米尔也只是扯了扯不小心捂住嘴的围巾,悄悄的朝窗边看了一眼,又将注意力收回。

他了解大哥现在的样子,明明语言上像是对别人很生气,但是谁会在脸上带着微笑——而且还是笑得有点甜的那种。

“是恋爱中的傻子。”帕洛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擦着杯子站到卡米尔旁边,朝他手里有着密密麻麻字的书望了一眼后,又开始擦杯子,弄得像是调酒师一样。

完全不在意雷狮会不会听到这句话看过来,毕竟他此时的注意力,可全都放在对面那家奶茶店店长的身上呢。

【想吃的话,你倒是过来啊,还想要本大爷亲自过来请你吗?】

雷狮敲下这样一句话,这一次是斟酌了半天才发送出去的。但得到的回复不是一句话,而是一张照片——雷狮的照片。

今天天气很好,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大晴天,透过窗户的阳光被室内开着的空调减弱了温度,但是依旧给照片里的雷狮增加了柔和度。他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那种手机给对面那位敲着回复,穿过两面透明玻璃得到的照片,看不清雷狮的脸,但雷狮觉得,照片上的自己一定是笑着的。

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字:【等着】

雷狮顺势朝奶茶店看去,那位他心心念念着的人对着他的店员嘱咐了几句,然后扯扯领带朝着雷狮这边走来。期间,他抬起了头,望向这边的视线正好与雷狮投向他身上的眼神对上——穿越了整个人群,也越过了整条马路,似乎还跨过了时间。

兜兜转转,跌跌撞撞。雷狮感到庆幸,安迷修还好好的记得他,过了一段能够轻易改变一个人一切的时间,但安迷修还记得他,也好在雷狮也记得那个在那一段路上,给了他一杯温热的奶茶表白的少年——那是杯独一无二的奶茶。

他们好像跨越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才满身伤痕的走到一起,之前明明没有过多的相处,却感觉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

雷狮站起身,抱着手臂靠在一边的木架子上,嘴角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于这耀眼的阳光下,于那个叫做安迷修的人注视下,他仿佛洗掉了他很久以前的戾气,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站在这里站在这里。

直到从自己的角度无法看见安迷修了,雷狮才走回去端起那杯卡布奇诺,小心翼翼的,没有了以前的雷厉风行,为了护住杯中那一些自己为了某人练了许久的双剑拉花——此时已经能够做到干净利落的完成了。

凭雷狮的能力,自然不用担心在下楼的过程中会对咖啡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即便是雷狮,也会有想要小心翼翼保护的东西——就比如这杯咖啡。

一楼门口挂着的铃铛因为门被人推开而发出清脆悦耳的“叮铃”声,雷狮在脑中勾勒了无数次面容的那个人,踏着午后的阳光来到自己的面前 。

在一楼前台蹲着玩手机的佩利见状,溜到门口给两人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然后马上跑到楼上去。不然像上次一样,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而让雷狮差点想要灭口,佩利不敢担保自己还能再一次从雷狮手里逃出来,能有第一次就觉得很不错了。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没有当时安迷修第二次向雷狮表白时飞扬在天上的雪花,推开门也没有寒风扑面而来,雷狮闻到的是属于安迷修身上的味道——与奶茶相处了那么久而产生的奶香味。

以后也会让他染上自己的味道的,从身到心,从外到里。雷狮勾勾嘴角,将那杯咖啡摆在桌上,示意那个发色与咖啡一般颜色的人坐到自己面前。

“拿着什么过来了?”雷狮脱掉身上的外套,露出他那身黑色紧身背心,恰到好处的勾勒出雷狮的身材。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只觉得耳朵根子像是在烧,他把手里捂着的奶茶放到雷狮面前——纸杯子是他特制的,里面盛的抹茶奶盖也是他亲自调的,他知道雷狮喜欢喝奶盖,就像自己也喜欢雷狮自己调的咖啡一样。

“抱歉……这一次好像,没有做得很好。”做这杯奶盖的时候,安迷修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等会要把这杯奶茶带给雷狮,雷狮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想了一大堆,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手里倒着的奶盖全部都满溢了出去。他手忙脚乱的去清理,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奶盖占了整个杯子的二分之一,时间已经不允许安迷修再做一杯了。

这可真是,大失败。

雷狮拿起那支放在旁边的蓝色吸管,剥开外面包着的透明纸膜,这也是安迷修特意为他准备的。
“这一次就不搅拌好了。”对于奶盖的喝法,雷狮一般是摇匀它,让上面的奶盖与抹茶中和了再喝,这样会有一种浓稠的感觉,单一的抹茶也会沾染上牛奶的味道,最符合安迷修现在的味道。

但就算是不摇匀,这杯抹茶奶盖也依旧可以让他感到满足,安迷修亲手做的奶茶,和他以前在其他的奶茶店里喝到的味道完全不一样。抹茶给人清新的感觉,微微的茶香透过奶盖,带上了奶油的气味——雷狮选择先把上面的奶盖吃掉,分层吃。

安迷修端起雷狮放在他面前的卡布奇诺,小小的喝了一口,第一口总会尝到雷狮用蒸汽牛奶泡沫相互混合而产生的香甜味,他没急着去喝第二口,而是将视线停在雷狮的脸上:“虽然说我推荐摇匀了吃……但是这样的话,就不是抹茶奶盖,而是牛奶了。”

“你也知道,不过我无所谓。”雷狮把杯子斜着些,不过没把握好力度,杯子里的奶盖不小心滑出来些,沾在了雷狮的嘴边,安迷修赶紧从桌子另一边抽来一张餐巾纸,把他嘴边的白色奶油擦掉,雷狮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毕竟怎么样都很好。”

“你的咖啡也很好,是我喜欢的味道。”安迷修笑着朝雷狮举起他的咖啡,雷狮觉得他戴着那副红框眼镜做这种动作,还说这样的话,有一种奇怪的吸引人的地方。

从他以前对于安迷修的了解——浅薄的不能在浅薄的了解,他也能够判断的出来,安迷修是一个正直是令人感到可怕的存在,可是交往了这么久,他觉得之前的判断应该尽数推翻。

“喂,安迷修。”

“嗯?……!”雷狮很满意被自己偷亲后安迷修惊讶的表现,刚才那一个瞬间的亲吻,让他再一次体会到了咖啡与奶茶的奇妙相容性,属于安迷修嘴里的微苦的咖啡味与自己嘴里有些甜丝丝的奶茶味结合在一起——像是专属于他们俩的味道。

“嗯……”安迷修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咖啡和奶茶的在一起味道,也很不错。”

“所以还想尝到更多。”

没等雷狮反应过来,安迷修已经附身向前了一些,咖啡杯子被他放得老远,他伸过手将雷狮的脑袋往自己这边按过来些,他轻舔嘴边的奶盖,舌尖沾上了那一点白色——雷狮完全不知道安迷修这个恋爱白痴是怎么学到这么多撩人的技巧的,恋爱白痴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要是安迷修对其他的女孩子也这么做的话,那些白痴女孩子都会无一例外的中招吧。想到这里,雷狮也不甘示弱的将那只原本握着奶茶杯的手揽住安迷修的脖子,让两人离得更近了一些——他又莫名其妙的吃了安迷修的醋。

充斥在二人口中的淡淡咖啡与奶茶味,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可可豆的香味。倒让雷狮又了一种甜腻的感觉,从安迷修手掌上传来的温度似乎让他的脸变得微红,唇齿间因为二者的亲吻而有的细微水声让雷狮变得一些模模糊糊的,可安迷修还完全没有感觉。

这也许就是恋爱白痴的好处了吧,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雷狮推开些安迷修,一只手捂着被亲得有些发肿的嘴唇,狠狠的瞪了安迷修一眼,后者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他——现在就像一个斯文败类。

安迷修的眼睛很好看,雷狮本来想说些什么,但全被他尽数吞回肚子里。他注视着安迷修的眼睛,感觉那双青色的眼睛就像是那些古籍里描述的无数秀丽的山水,能够轻易令人找到归处,也能令人轻易的表达出自己按捺不住的感情。

此时那双眼睛的主人用着他的行动告诉自己,自己的一切都是他的,他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那双眼睛……

“真的很好看。”

那是雷狮见过的最好看的青色,就如同安迷修在以前,形容他的眼睛仿佛星辰大海。那安迷修的眼睛一定是有明山净水。

“安迷修。”

“我在。”

“我喜欢你。”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安迷修抚起雷狮前额的头发,放在嘴前轻轻落下一吻。

这样的场面,就像是骑士宣誓,对于他唯一的王付出一切。

评论 ( 5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