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安雷】你若成风(上)

太久没更新了我来混一下(你)

用了一下|一周的朋友|的梗【大概是?】

有稍作改动

感觉很累了。

——————————————
每一天的最末尾,又或者新一天的开始。坐落于市中心广场的仿欧美式的建筑里会响起十二声钟声。

以示结束与开始。

安迷修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听到钟声之后便将挂历翻过一页,然后起身往书房外走。

找点什么来垫垫肚子吧。

他打开冰箱,从生菜后面抽出一瓶酸奶,再没找到任何能够速食的东西。

楼下的摊位即便是到了零点也灯火通明,安迷修又钻回去把钥匙拿出来,直接往楼下走去。

吵闹的声音渐渐从远处传入安迷修的耳朵里,越靠越近,居然还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这个声音……是雷狮啊。

安迷修抬起头往前面望去,正对着他楼梯口的那家夜宵店里坐着雷狮和卡米尔,没有佩利和帕洛斯他们。

这个时候总不会再跳起来跟他吵架吧……安迷修揉揉太阳穴,决定要是雷狮叫住他的话,他就直接往回跑,惹是生非什么的,果然还是去学校再说吧。

毕竟那里还有老师管着,不用担心会闹大。

他假装没看到雷狮,绕过那个桌子,站到老板面前。

“哦……是小安啊。想吃些什么,大叔请客。”中年大叔看到安迷修很多次了,早就和他认识。

“呃……请客还是不用了,我有带钱的。”安迷修往裤子口袋里摸了一下,尴尬的是什么都没有翻出来,“抱,抱歉。”

“哈哈哈,这下小安你可不能推脱我的好意啊。”中年大叔笑起来,“鸡翅就可以了吧?”

“万分感谢……是的,足够了。”接过大叔递给他的食盒,安迷修没急着走,而是往雷狮那里看了一眼。

“是小安的朋友?”

安迷修挠挠头,想不出自己在雷狮心里的定位:“……说是朋友,也算不上吧。是同班同学。”

“那我也给他免单吧。”

“大,大叔,这还是不要了!他吃的很多的。”安迷修摇摇头,“我给他付也可以,只是明天把钱给你就好。”

看安迷修一副不肯继续商量的样子,大叔笑了会,最终还是妥协了,但还是硬塞了一把烤串到安迷修手里。

“毕竟小安你帮了我那么多啊。”

最后那些东西还剩了很多没有被安迷修吃完,也就顺理成章的出现了在他的早餐里。他不禁一边吃一边赞叹大叔给的分量。

实在是太多了。

安迷修叹口气,把东西收拾起来塞进冰箱里,将单肩包背上就往外走了。

“我出门了。”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说,脸上带着微笑。

一直以来都是像这样自欺欺人,试图在心里保留着“才不是孤独”这样的幼稚念头。

教室里的同学也都扎堆站在一起,聊着属于他们的话题。安迷修径直走到靠窗的座位——旁边早坐着雷狮了。

听到身边椅子被搬动的声音,后者只是冷漠的瞟了他一眼,再没有任何反应。

安迷修舒了一口气,雷狮这家伙总算是想明白了。因为上一个月的雷狮,在跟安迷修做同桌的时候,可是一见面就吵起来的人。

风平浪静的度过了一整天,雷狮也一天没理安迷修,安迷修乐得清闲。

上一个月……感觉过的很累,现在能够休息一天已经是极好的了。

但是现在,却有一种奇怪的空虚感。

回到家,他决定在桌上小憩一会,可再睁眼时,钟声已经敲响了八次,还剩下最后四次,一次间隔一分钟。

他看了看钟表,马上往楼下跑——便利店是零点关门的。

顺利的买到了明天早上要喝的牛奶,安迷修没打算继续在街上乱逛,他又绕开了热闹的街道,转而走一条小路。

小路穿过大叔的夜宵店,他在哪里被大叔叫住了。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安迷修将袋子放在桌上,空出手来准备干活。

“没有没有,店里现在闲着呢。”大叔摆摆手,“就是,昨天你那个同学啊。”

“雷狮,他怎么了?惹麻烦了?”安迷修有些不安。

“没有,他倒是挺安静的。”

“安……安静?”安迷修打死也不相信这个词语有一天会用在雷狮的身上。

等等,雷狮的确是很安静——一天下来他没有和班上的任何人讲过话。

“你们认识吧?”

“是的。”

“但是……”大叔有些犹豫,“我对那孩子说‘不用付钱了,是你的同学安迷修给你买的单。’的时候,他说了一句……”

“‘安迷修?我不认识这样的人。’”

远处的最后一声钟声明明清晰的传入安迷修的耳朵,但他觉得他什么也没有听到,他朝大叔注视的地方看去,那里依旧还坐在昨天见到的人。

雷狮察觉到有人正看着他,也望过来。对于安迷修来说已经习以为常的那种视线,此时还多了一些陌生感。

“大叔,他比较喜欢开玩笑,不用放在心上。”安迷修摆摆手,把大叔给糊弄了过去。

然后他离开这里,脚步比以往都要快上许多——明明已经不用赶时间了。

坐在雷狮一边的卡米尔本想过去叫住安迷修,但他最后只是扯扯挡住嘴的那一小截围巾,离开位子的身体又慢悠悠的坐了回去。

“卡米尔?看到什么了?”雷狮问

“……没什么,今天回去还要找帕洛斯他们吗?”

“不用。”雷狮抓起几根烤串,“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耽误到我就行。”

两人安静了一会,雷狮又开口了:

“对了,刚才那个人……”

“认识吗?”卡米尔停下手里的动作,他很在意这件事情。

但雷狮很快就回答了他,没有什么豫:“不,不认识。”

“……”

卡米尔没说话,只是露出了“这样啊”的表情。雷狮瞄上一眼,暂时也没再给其他的反应。

“那个人,是不是叫做安迷修。”

卡米尔抬起头,发出声音的那个人还无所谓的拿着烤串在吃,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他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大哥来说,很重要。

卡米尔明白,或者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连雷狮都不清楚的——雷狮自己的事情。

“是的,叫安迷修。”卡米尔说,“大哥里学校的同桌,没有印象吗?”

似乎是属于闹市区的嘈杂气味被雷狮嗅见,他没去回答卡米尔的问题,因为对于这个问题感到烦躁——提及那个叫做安迷修的人时,那些本捋的清清楚楚的思绪全部都像打了结似的,纠缠不清。

加上那股气味,变得混乱不堪。

他突然丢下桌上还剩了大半的夜宵,撩起挂在座位上的白色外套,往他来时的方向走。

“卡米尔,结账,该回去了。”

回到家的安迷修没打算就着第二天清晨的降临睡觉,他把买来的东西先塞回那个满满当当的冰箱,连日常对冰箱的抱怨都没有再做,直接回到书房。

书房的窗户正对着市中心那边,但良好的隔音效果让安迷修拉上窗户之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雷狮还没走远,他还能隐隐约约看见那一堆人群里面显眼的白色身影,往雷狮住的地方走去。

他上个月没少去雷狮家里,一般是被老师要求去送资料,还有几次是雷狮自己叫他过去,帮他解决些问题的。

老师叫他去的理由就是,全班跟雷狮住的最近的就是安迷修了,雷狮的理由也是一样。

说是要充分利用资源,不能浪费。

算了吧算了吧……哪有把人当资源用的,好像还是用完了就丢掉的那种资源。

想起夜宵店的大叔对他说的话,安迷修脸上的笑容被收了回去,变成面无表情的样子。

大叔没必要对他撒谎,雷狮也没必要。安迷修清楚雷狮是一个怎样的人。为这种幼稚的事情撒谎,那就像是小孩子的玩笑。

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把头靠在桌面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这个孤独的人,开始为了一个人而犯愁了。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