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安雷】你若成风(中)

【试探与试探】

在努力变得更好

(上篇的0.1请不要看了,之后会改掉,因为我没有备份。)

全是ooc
————————————————————————


是只在身边停留片刻,然后离他远去的风。


擦过雷狮的身体,将他的头巾吹起,肆意在空中飘荡着。


他仰着头,伸出手遮住投向一只眼睛的阳光,另一只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青空中,嘴角衔着一点不属于他现在的微笑。


那是属于他以前的微笑,不是现在的。


只有回想起那个在记忆里,仿佛被神灵用恶作剧用胡乱的线条涂掉的那个人,他才能笑出来。


一旦不去回想,却又变成别人见得最多的模样——冷着一张脸,藐视众生。


那个似乎存在于他记忆里的人,就好像是风。


停留之后,就忘记了他的样子,忘记声音,忘记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但是雷狮知道,他判断的出来,那些记忆里的空白区,全都是属于那个人的。


“不管你是谁,我都会找出来的。”这一瞬,那抹淡淡的微笑被他勾勒起了更大的弧度,他笑的张扬,对此事无比肯定。


即便是风也会紧抓在手中,从他握紧的手上传来只属于风的凉意,自下而上,深刻的留在他的记忆之中。








将自己思考了一晚上的问题抛诸脑后,安迷修最终是顶着淡淡的黑眼圈去的学校。


脑袋昏昏沉沉的他,能够找到公交车站,还能坐对公交车就已经是可喜可贺了,上车之后也只是找到一个空闲的座位坐下就歪着头睡着了,再睁眼时,都已经坐过学校好几个站了。


车上之前熙熙攘攘的学生们早就消失了,和安迷修同车的已经没有和他穿着学校校服的人。


他清楚的记得他在车上看到了他们班的同学,上车后他还向别人打了招呼。


即便如此,下车的时候也没有人来叫醒他。






最后安迷修向司机师傅解释了自己的问题,后者很爽快的答应让他在中途下车。


“学校的作业太多了也不能熬夜啊。”司机师傅这样说。


安迷修不好意思的笑着,对于司机师傅的理解也没有什么要去辩驳的了,总之这一次就让老师背一次锅吧,下一次的语文考试一定会好好过关的,他持着对老师的抱歉立下这样的誓言。


可就算他飞快的往回赶,音乐铃声也是在他跑到学校前门的墙下的时候响起来,这悦耳的声音在现在的安迷修听来就像是催命曲。


然后他看到雷狮背着单肩包站在墙下,几乎是习惯性的问出来:“你这次也准备翻墙进去吗……”


“嗯。”出乎雷狮自己的意料,他没向对其他人那样对待面前这个棕色头发的人,但也仅限于此。冷淡的回复了来人后,下一秒他就抓着不是很高的墙顶,灵巧的像一只猫一样翻了进去,正当安迷修转身欲走时,那只猫的脑袋又从墙的那边冒出来。


“你不用翻过来?”


“啊?哦,我走前门。”


“……随你吧。”雷狮明显是愣了愣再开口的,然后消失在安迷修的视线所及之处,没有对他展开嘲讽。


安迷修还以为雷狮会说“墨守成规的迂腐家伙”,反正以前是这样说过……是以前。


是以前啊。


他突然死死的抓着单肩包的带子,用着仿佛下一秒就能把布料抓穿的力气,大步向前走去。






教室里传来的是属于语文早读课的齐读声,安迷修清楚的辨析出——里面没有雷狮的声音。要是雷狮加入其中的话,声音也一定是最大的那个,能够高高的盖过所有人的合声,他可不甘于和其他人融在一起。


站在教室门口,安迷修站得笔直,但脑子里却是在神游天外,因为停止思考的话,下一秒钟自己又要将眼皮合上了——罚站之时睡着,安迷修怀疑自己的班主任会不会让自己在这里站上一整天。


雷狮用手撑着下巴,斜着身子坐着,正巧可以看见门口那个露出半个身子的男生,他伸手翻了翻身边那个无人座位上的书,在这个吵吵嚷嚷的环境里,轻声念出了它的主人的名字。


“安迷修……”声音被枯燥的古文朗读声吞噬,他皱了皱眉,把书又随便的丢回空桌子上。


雷狮抬起头又看了安迷修几眼,然后转过身子,连讲台上站着的那个秃头语文老师都不再去看着嘲讽他了。

从过道那头吹来的风,拂过安迷修的脸,拂过他的鼻翼,拂过他轻轻闭上的双眼。


他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住,靠着身后的墙壁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融入从身后包裹住他的朗读声,他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


下课铃声响起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早读课的下课只有五分钟,没什么学生会在这一段时间里出教室,但雷狮这次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目的的出了教室门。他随之就看到了身边那个已经滑到地上睡着的人。


“真是……可喜可贺,居然没有老师看见?”雷狮蹲下身,头巾被风扬起,往风溜走的那边飘着,他缓缓的抬起手,在却触到安迷修睫毛之前僵在半空中。


他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那只轻颤的手,活动活动手指,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将这只手举起的目的——究竟是要去捉弄这个人,还是……他猛地站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回来的时候,雷狮的脸是湿漉漉的,原本翘起来一些的刘海也服服帖帖的黏在额头上,他甩了甩手上的水,发现那个睡在过道里的男生已经不见了。


他慢慢的走到教室门口,之前空着的座位上就坐着那个满脸疲态的人,毫无精神可言,不过这种事情跟自己无关。


真的跟……自己无关?


雷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心中升起这样的疑虑,抽凳子的动作也突然停滞了下来,眼神呆滞,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才一个激灵坐回座位上。


同桌安迷修向他投来试探的目光,雷狮完全不知道他想试探些什么,或者说他很反感这样的眼神。他沉着脸也看着安迷修,后者竟是抱着失望的表情看向讲台上准备开始讲课的老师。


失望什么?雷狮完全不明白这个棕色头发的男生的想法,多看了一下安迷修的侧脸。


他的睫毛上沾着刚从遥远的山间出生的阳光,脸上被阳光渲染的柔软,挡在嘴前的手指修长,仿佛有着……


是哪一种气味?


突然有了一丝头绪的记忆,又被黑色的涂鸦完全覆盖。雷狮发泄似的用力砸了一下桌面,在这个只有台上老师讲课声音的教室里显得突兀,弄得全班同学都集中视线看向他。


“雷狮同学?”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停止了他无聊的语法讲解,放下手里的粉笔,用沾满粉笔灰的手,推了推鼻子上那架雷狮看起来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滑稽的眼镜,鼻子也变得白花花的,雷狮差点没有笑出来“这一次我可以说你扰乱纪律吗?”


雷狮耸耸肩,露出无所谓的笑容,却是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说着,随你啊。气得老师直接让他到教室外面去站着吹风。雷狮倒是昂首挺胸大步往外走,像是要去迎接什么嘉奖一样,出去的时候还特别“友好”的把门甩上了,这声音比之前锤在桌子上的声音还要大,他感觉这栋“危楼”都在震动。


是啊,这样才是我的作风。雷狮现在舒畅的不行,关上门之后也不用担心——不,他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一向以来都是随心所欲的做事,虽然现在感觉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扼住自己喉咙,让所有的举止都不符合他的本意。


有趣……对于这样的事情,雷狮突然来了兴致,眼里净是跃跃欲试的闪烁光芒,他现在倒是很想见识见识,限制住他行为的人或事究竟是什么,究竟是强大到何种地步的东西……


才能限制住自己呢?



只存在风中的人,融入风中的事,随着风的逝去而逝去,又将会随着风的归来而归来。



午休时间,安迷修早早的趴在桌上补眠,雷狮弄完中午被安排的卫生之后,那个人早就是睡死的状态了,大有不到世界末日绝不睁眼的架势,淡淡的黑眼圈在他白皙的脸上十分突出,没有任何的协调性可言,难看得令人心疼。


“嘁。”不轻不重的声音从雷狮的牙缝里挤出来,他拿出自己的耳机准备听音乐,还没等他戴到头上,自己就被一层阴影覆盖。


带来阴影来源的女生显然不是来找他的,她的视线越过雷狮,面无表情的看着趴在桌上的安迷修,完全无视掉了后者还在睡觉的事实,用着称不上是礼貌的姿态将安迷修推醒。这个时候,雷狮看到女生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虚伪到极致的那种,恶心的不行。


被推醒的安迷修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强撑起微笑看着女生,雷狮用余光扫视了一下两人,将准备戴到头上的耳机暂且放下——他感觉之后会发生很有趣的一幕。


“是这样的安迷修同学,”女生是他们班的班长,这点雷狮倒是记得,“下午的擦窗户任务能够交给你吗?”


女生双手合十,倒是很有一种恳切请求的感觉。


“可是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本来是班长的任务吧?”雷狮饶有兴致的撑着下巴,用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开了口,弄得女生的脸上的表情一滞,他相信他绝对没有看漏女生那一瞬间的窘迫。


看来之前是像仗着别人不记得任务的安排而欺负别人吧?雷狮不反感这样的行为,而且他记得他好像常常做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个时候又有一点看不惯。


“呃……因为下午家里有急事,很赶所以没有时间来弄卫生了。”被雷狮搅和了一下,原本只需要一步就能达成的目的,现在还要绕一个弯子来糊弄过去,女生偷偷瞪了一眼雷狮,后者脸上挂着讨打的微笑。


“好的,我会帮忙的。”安迷修点点头,显然他现在是强撑着,几乎是下一秒钟就要倒下去的状态,雷狮的笑容在那一刻尽数收回,这一次他果断的把耳机戴上,至此隔绝了身边所有的声音。


他没去听女生虚伪的感谢,也没看到安迷修倒在桌上瞬间睡着的样子。


脑袋里充斥着的,是被他调到最大音量的音乐,是他用来隔绝身边无聊世界的工具。


这个叫做安迷修的人。


实在是太讨厌了。


作为此时全班唯一一个没有低下头的人,雷狮仰起头注视着顶上早就不用开启的老旧风扇,身体被左侧的阳光照得生疼。


中午没有一丝风,连吹动他同桌发丝的风也没有,安静的不可思议。


三首歌的时间,雷狮将音乐关掉,但他没有将耳机摘下来的打算,而是直接就这样趴在了桌上,以不同于其他人的姿态加入了午睡的大队伍里。


这互相试探的样子,实在是太无聊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