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es/狮心】冰天雪地里还潜藏着你的温暖

“请当我一个粗人,在试着想要描写一段细腻的感情吧”

【写的很短,但有在传达出自己想要传达的意思】

【第一次写狮心还请多多指教/鞠躬】

————————————

寒风从遥远的那边——仿佛是直冲过来的,将濑名泉张长的刘海吹开,本就四处乱翘的头发变得更乱,灰色的发丝间夹杂着一些细小的雪花,在初生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濑——名——♪”好好的名字被那人叫的九曲十八弯,仿佛是首歌,濑名泉还没来得及将身子转过去,一双冰凉的手就从围巾与肩膀的空隙钻进背后,刺骨的寒意在衣服里横冲直撞,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濑名泉还没发脾气,后面的月永レオ摆出一击得手的兴奋表情,大笑着往一边逃去,踩得雪地嘎吱嘎吱作响,他手舞足蹈的在雪地上蹦跶着:“哇哈哈——果然!这一次也一如既往的诞生了灵感!”


月永レオ从雪地里捡起一支长长的树枝,在白净的雪面上写起他的新曲子,完全不去在意一边快要爆发起来的濑名泉,愉快的哼着调子:“叫做什么名字好呢♪——啊!就叫做‘濑名吓了一跳’吧!”


“哇咔咔!这可真是完美呢!完美的曲子和完美的名字☆!”写完后的树枝当成了指挥棒在空中挥舞着,身后的濑名也在这个时候冲上来抓住他的手腕。


“欸?濑名?”月永レオ歪着头看回去,“干什么啊我的灵感还在呢,还能再写一首曲子哦——哇!好烫!”


“是〖国王大人〗你的手太凉了啊,好好注意一下自己行不行?什么事情都要我来操心,像个小孩子似的。”濑名泉一只手握着月永レオ的双手,另一只毫不留情的戳着后者的脑袋,弄得月永レオ脑袋一晃一晃的。


月永レオ不满的躲开濑名泉的下一击:“灵感什么的都被濑名打没啦!我不管我需要补偿!不!连补偿都不够来填补我的灵感!决定了,濑名要还我三个灵感!☆”


“我拒绝。”濑名泉面无表情的回复,没等月永レオ有更多的反应,就将他拉走了,后者还扑腾着双手,看样子是想要把那支丢在雪地里的树枝带走。


理由有很多,但濑名泉知道月永レオ一定会说——


月永レオ开口说的话几乎是和他脑海里的话语同时出现。


“呜哇!濑名!先让我去把那支树枝捡起来!那可是我的灵感之笔!”


看吧,一字不差,连音调都一模一样。濑名泉完全不去理会月永レオ在身后的不断抗议,他也知道月永レオ不会放下他的手的——毕竟这里可没有被炉什么的让他钻进去缩上一天。


“〖国王大人〗你超烦人的啊!好好跟我回房间里待着去,作曲什么的回去写!能不能多注意一下身体啊!”濑名泉恶声恶气的说,却体贴的从单肩包里抽出一条围巾,他早知道月永レオ会什么保暖措施都不做就跑出来,一早就准备好了。


“不要——我要濑名脖子上那条♪”月永レオ用着欢快的语调说着,“这条冷冰冰的,濑名那条看起来就要暖和好多,等等不要放开手啊!好冷好冷——”


只是抬手去摘脖子上围巾的几秒钟,月永レオ已经在那里叫苦连天,好像下一秒钟就要在雪地里被冰块冻成冰棒,濑名泉叹着气,无可奈何的重新握住月永レオ的手。


“呜哇!这一次超级暖和了☆!”月永レオ突然拽着濑名泉跑起来,当发现他的目标和自己的一致时,濑名泉也就随他了,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解决不了〖国王大人〗的行为。


这个时候就让你开心一点吧,反正也没有其他人看到,我的〖国王大人〗。


“濑名你居然没有发脾气啊!太不可思议了!啊啊啊!灵感!我有有灵感了!这一次的名字干脆叫做——呜呜呜呜”嘴突然被濑名泉空出一只手捂住,月永レオ只能发出完全听不清楚的声音。


“我说!笨蛋〖国王〗这个时候就保持安静好不好!”


“我知道啊!所以让我把名字说完!”


“我决定把这首曲子叫做——”月永レオ突然握紧了濑名泉的手,生怕那里传到手里的温暖少了。



“致我最喜欢的濑名☆”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