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安雷/凯柠】永生(上)

主安雷,凯柠穿插其中

↑以上cp预警

【是复健文】

凯莉视角

地府pa.

捏造有,很多东西都不要相信

ooc也有【对不起呜呜呜】
——————————————

从成为冥王的那一天到现在有很久了。按照人类的时间来算的话……少说也有九百多个活得很长命之人的一辈子吧,已经记不太清了。

待在地府工作很无聊的,先前那个地府判官整天就坐在位置上对着本子勾勾打打的,我喊要是不是正事都不带理我的,无聊透了。不过有一天他离职了,就连我去天上参加那些劳什子的聚会都没再看到过他,我也去问过其他天神,那个时候他们全喝高了,一个劲在那里疯言乱语,什么“他等到自己要等的人了。”之类的无趣言论。

他一直都待在那黑漆漆的桌子前面,眼睛都不曾离开过那生死簿上的名字,怎么见到自己要等的人,再说了,那个木鱼脑袋,还有要等的人吗?我都怀疑他生无可恋了,都不带理其他人一下的,对那些小鬼都冷冰冰的,怎么说也该像我一样,填充这漫长的地府生涯也好。

不过地府里空了一个职位,在位的天神也没几个愿意来干这苦差事,毕竟这个地方无聊透顶嘛,最多就在桥上站着看那些小鬼走到孟婆那里去,之前还挂着各类表情的一张张脸,就全都归于平静,眼神空洞,用手去捏他们的脸都不会有什么反应。

于是我就去接管一会他的工作,因为这里的冥王什么事都不用做,就在那里震慑小鬼就好,完全是一个空虚到吐血的职位,也许学着那个人一样,勾勾那些人的生死,或许还能遇到所谓的命定之人呢?我想着那些天神说过的话。

但是翻那些直往外冒着死人气息的名字着实够呛,是谁说冥王一定能接受死人气息的?什么偏见,拜托了解事实真相好吗!有哪个神会愿意跟死灵长期待在一起,那会被同化的吧。

最后那句信不信随你。






大概是上头受不了我老飞上去烦他们了,我倒觉得很不错,毕竟逗弄那些小鬼,还是和逗这些天神不一样。后者表情丰富,更加有趣些。总之……他们给我踹下来个神,好像还是那种特别厉害的,即便是被降下的天劫将神力劈了个半存,也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看起来是惹得什么那群人不高兴了才被踹下来的,毕竟地府的职位,没几个神会乐意屁颠屁颠的往这里跑。我问他的名字,本来以为他会和上次那个判官一样,完全不搭理我的那种,结果他还笑了,那种跟这地府的死气沉沉完全不合的笑容。

他说,他叫安迷修,然后还不着边际的跟我说了很多很……我觉得很尬的东西。可是我再问他,他是因为什么到地府来的时候,他却又闭口不言了,安安静静的望着奈何桥那里飘着的死灵,随意的勾了勾唇角,如果说之前我因为他的言论,觉得他是一个轻佻的神。

那这之后的表现,足以告诉我,他其实是一个执着到可怕的人。






所有在地府就任的神,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这是我的判断,而且绝对高于要在地府经受不知道多久的单调生活带来的孤寂。

我一定也是这样的,只是我把那个目的忘掉了。








因为新官上任,地府算是添了一点活气。我说的这类绝对不包括上一届地府判官,他是绝对的例外,我一点也不想再看见他。

那些小鬼时不时会飘到安迷修边上去,而且多半是女鬼,大概是觉得他好看吧,真应该让她们听听安迷修开口说话。而且他从来都不坐在桌上翻生死簿,总抱着个本子到奈何桥上站着,打一个勾就抬头看一眼。奈何桥上面本来就是鬼魂最多的地方,不围着我还觉得不正常了。

还有啊,我觉得新来的判官……太耿直了,不懂得灵活变通,不用一个一个灵魂的检查嘛,他这样也许会被桥那边的孟婆坑惨的。不过,实不相瞒我其实很期待那一幕。

对了,其实我们这边地府的孟婆,是个男的。







没几个女神会到地府就职的,本来是有一个女孟婆的,但是她爱上了过路的一只鬼,也跑去投胎去了。天神因此判她永世不得轮回,在人间的她完全不清楚她以后的路,我好心偷偷溜出去告诉她,想要看她暴怒的样子,可是她却笑了,跟那个安迷修差不多的笑容。

【只要有这一辈子就好了】她这么说着。我觉得可笑,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我凯莉绝对不会去做。但我也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只是面带着笑容看着孟婆,看着她和那人的背影。

我因为什么而感到不满,大约是没有看到在我预料之中的反应,那反常的表现,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孟婆了。

天神说这种东西被称之为【爱】,然后他们用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我狠狠瞪了回去,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毕竟那些人可以轻易的干掉我,而我从不去做这些铤而走险的事情。

看来谈及【爱】这个字眼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不一样。

可是我不明白。我完全不明白。







安迷修还是站在奈何桥上,然后我站在另外一边看他,就当做是在观察生物习性也好。地府的一天下来,安迷修的表情只出现了那么一次变化,那是和平时他对其他人完全不同的笑容。这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毕竟我阅鬼无数,而且我可是凯莉。

于是就直截了当的去问他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拖沓的,特别是像安迷修这样的人,迂回多了他就自己绕进去了,耿直的要命。我问他,他看到了什么。他说他看到想看到的人了。

这让我想起了上一届地府判官,他也是因为看到了什么,而做出了辞职这样一种反常的举动。然后我跟安迷修谈起了上一届地府判官,算是闲得无聊说的。

话题自然而然的到了那个判官最后的作为。这是我想听听安迷修的看法,刻意扭转到这里的。也许安迷修会觉得这种事情不值,不过他真的这样说了,可最后那样一句却让我楞了神。

【我很羡慕他】安迷修这样说。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呢,辞职这样的事情不是谁都干的出的吗。安迷修摇头,他说他还要维护神界秩序,不得随意离职。

但是地方判官可是要坐在桌前工作的哦,我这样想着。安迷修站在奈何桥上面本来就已经违反了了一些规定,不过没影响到什么,上面的人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我只是想而已,安迷修却好像看穿了似的。

【我不像格瑞一样,我对他,并没有多深的感情。若是仅仅只去看那些不同的名字,认不出他。但是看着灵魂,我至少能一眼认出】

【我只是经常和他一起打架,他经常挑我的刺,这是原因。所以跟他有多深的感情,到不至于……吧】最后一句连安迷修自己都不确定起来,

他叫什么名字?

【雷狮】





然后我就没再问他了,因为他好像又看到了什么,我便顺着他视线看过去,视线最终停留在一个男人身上,他在奈何桥的对岸走过来,应该说是往孟婆那里走,可是我却觉着,他是朝安迷修走过来的。

纵使孟婆汤会清除他的记忆,他不会记得安迷修,可是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待他走近,我也就看清了那个被安迷修称为雷狮之人的脸。我记得他,他是上界的战神,曾经还在去上面参加宴会的时候跟他聊过,我们都不满那些天神,所以很自然的,喝多了就聊到一起了。

我没敢喝太多,因为我还得回地府去,到时候找不到路可不好,但雷狮他不怕,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顾虑的人,所以他比我先醉,自然也就先比我胡言乱语起来。我那时清醒,全都给记住了。

谈及的,净是安迷修。我被他这么一股脑的灌输,自然就这样认识了安迷修这个人。当时我就想,一个能够让自己在醉酒时候不停提起的存在,一定对自己有这特殊的意义。我没试过,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喝醉过,或者说,我害怕喝醉。

这件事我没跟安迷修提起,因为当时雷狮自己都说了【别让那个傻逼天神知道这些,他有自己该走的路,我只需要给他在路上使绊子找茬就行】我觉得很好,这点我喜欢,但我也知道雷狮大约也不会真的去做这些,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些酒后胡话别全信了。





之后安迷修一直没回上界,但他是星宿神——就当他管星星的吧,简单易懂。很明显是一个很重要的职位,所以遣来地府大约只是惩罚,他总要回去的。

那天很快就到了,虽然他没说,但安迷修在那之前找我说了一大堆话。我看在他请我喝酒的份上,才坐在奈何桥上面听他瞎说的。……不,也不算瞎说。

他是认真的。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