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安雷】若我明日告别世界

悄悄地……

多日不见,但我有存在过的

——————————————————

【你是因何而来到此处的?】

周身被漆黑包裹,远方渗透着些许像是星尘的东西,除他以外再无一人——睁开眼之后出现的无数次无数次的这样的场景,不管怎样都无法逃脱的单调景色。安迷修称之为,死后的世界。

孤独而又冰冷,宛如死亡。

他从未从漆黑之中醒来,并且那个问题一直一直在的脑子里单曲循环,似乎这两个是关联起来的,不回答问题就无法逃脱这个世界。

【想要我怎么回答你呢?】

他悄声说着,低垂着眼帘,发丝上沾染了星星点点的光芒,白色的,传来虚假的温暖。

【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情,我绝不愿来到此处】

黑幕没有给他回应,它那样的问题,本就不是询问安迷修的意愿,也不需要这些无谓的回答,它要的只是前往此处的理由,然后将这个在生时散发着耀眼光芒的人永远的留在自己的身边。就像是喜欢亮晶晶的小孩子,幼稚而又倔强。

【所以我果然还是死了吧?】

【抱歉,但死去理由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来到世界上。】

他,自诩是最后的骑士,倒也真将“骑士道”发挥的淋漓尽致,也将“最后的”拼尽全力般的表现出来了。如同他认为的生时,所以为结交到的朋友终究和其他人一起踏上了旅途,只有他一个还天真的抱有念想。到最后……

留下来的竟是他的那位死对头,纠缠了他计划好的平静旅途,不依不饶的冲进了他的路中央,将他所有的一切都冲撞的四分五裂。





但安迷修还是最终一人奔赴死亡,没人能陪着他。就算是纠缠一生的死对头,或是有着最浓厚关系的血亲,没人会陪着他,也不可能陪着他。

或者说……还是雷狮将自己送到这里来的。可是他居然没有对雷狮有什么浓烈的令人窒息的恨意,反到是安安静静的,眼底留存着不会再出现眼前的紫色,那是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的,也是他所牢记在脑海中,为数不多的东西。

所有的人都如同过眼云烟,只要闭上眼睛就会忘记,沉到视线触不可及的地方,大约是激起了那么一瞬间的波澜然后再悄悄的归于平静——就这样忘记了。其他人对他大概也是如此吧,甚至还有人因此利用他,明明连安迷修的名字都忘记了,末了,竟说出【你不是很厉害吗?这种事情你还做不到吗?】

【我……】

【只是一个抱有信仰的普通人罢了。】

可是这样一句话,他始终没有说出口。

被伤害过留下的伤痕,被人欺骗后的痛苦,身为人拥有的一切,这些平凡的感情,都分明地弥漫于他的心上——可那些人把他当做强者,便将这些情感给他自然而然的剔除了。

只留下了一个丰富正面情绪的安迷修,一个被欺骗也好被伤害也好都不会拒绝他人的安迷修。所有的伤痕由另一个安迷修来承担,而那一个安迷修绝不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无需担心自身,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又遇到困难的时候再将他从深海中捞起,如此反复。

远处的星屑变得少了,好像被黑色吞噬了一大半,安迷修看着它苦笑一声,牵强的扯扯嘴角,却不发出一丝声音,像是为了保存体力与黑暗斗争。可他自己明白的清楚——第一次觉得自己无助,身边根本没有朋友。

一切都是一厢情愿,一切都不会有人在意。

现在就连发丝上沾染的星尘都从他的身上飘起来,明明连风都没有的世界,它却能飞起来。身边的星尘远离了他,好像颤抖着往远方去了——它最终也会同那些白色一样,被黑吞噬,就像安迷修一样。

【我想,我大概是因为孤独来到这里的吧。】

安迷修于此时做出了回复,黑幕却不满的动摇了起来,那些被晕染上黑色的星尘又重新显露在他的眼前,这一次往他的全身飘过来,仿佛是装水的塑料桶被谁打破了,里面的水全往自己的身上冲过来,寒冷彻骨。

倒出来的“水”好像渗透到了安迷修的身体里面,却没有了之前水应有的冰凉感,像是特意给他留在那里的一杯温水——与最后的冷与最开始的沸腾都不一样的,温水有着它最特殊的性质。

因为那是重要的人,给自己留下的。

他从那里看到了——硝烟四起,漫天的电光以及肆虐的风,划破他的衬衫,领带被吹开往远处逃去,紫色的眸子在那一个瞬间夺取了他的全部视线。狂傲的话语夺去了他的全部听力——那个名为雷狮的人将他整个人都夺去了。

愤怒也好,心痛也好,开心,伤心也好……在遇到这人之后,几乎都是为他所产生的。

他在那一个瞬间清醒了,暗下去绿色的眸子里重新染上了光芒。

【原来我不孤独啊。】

他朝着身边伸出了手,那里是一片虚无,他却觉得有人站在他的身侧,散发着光和热。那人明明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占据了他的思想,他却一直没发现。

【对不起。】

【对不起。】

【雷狮。】

他闭上了眼睛,将一切收归于合上的眼眸之中。手被谁用力的拽住了,连骨头都发出了咔咔的声音,他却不愿挣脱。

然后周身的冰凉往他的身后褪去,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


【若我明日告别世界……你会怎样呢】

那时他站在雷狮身后,山顶的风将他的耳朵吹得生疼,借着这个理由将耳尖变得微红,手腕绑上的绷带往远处飘去,像是解开了束缚,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几乎快被吹散在空气里。但雷狮听的清楚,每一声振动,每一个吐词,都伴着风来到他的耳边。

【呵,我会把你拉出来的】

【然后成天追着你打】

闻言,安迷修朝着面前的人轻笑一声,露出的是他此生最灿烂的笑容,如同金色的朝阳,驱赶了所有臆想出来的孤独。

评论(1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