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杰佣】不可思议

大葛好,我第一次写杰佣啊
大约是温暖小故事了
呜呜呜ooc对不起!!!
我流游戏理解【哭了】
搭配食用的bgm是茶理理的星愿
lof似乎不能放音乐……哭唧唧
——————————————
世界是昏暗的,他所处的这个世界是昏暗的,几乎是黒与灰一起所搭配——这些破旧建筑,没有生机。

那些身着与这色调不一样衣服的人类们在这里跑来跑去,杰克知道,自己的目的,身为监管者的目的就是将他们送回庄园。

送回庄园,这样就能在之后再见到了。杰克觉得自己也是怕无聊的,虽然那个厂长说这在人类他们看来是一个叫做“孤单”的抽象名词。

“不过这种东西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可没有心。”小丑当时这么说,“所以还是怕无聊吧,这样的游戏便是给我们找点乐子——总算可以让其他人让我们开心了不是吗?”

杰克当时也是同意的。他的能力很不错,于是新一轮的游戏开始后,他抱着戏弄的心态接连把三个人送回了庄园 。

“还有一个……在哪里,在哪里?”杰克站在原地聆听了一会,咔哒咔哒的密码机破译声在他身后倒塌的墙里响起。

失策……这么近还没有找到。面具下的表情变得有些沮丧,但很快就回复了正常,变成几乎跟面具上的如出一辙的样子。杰克悄悄的将自己隐藏起来,虽然知道如此也不会让那个人类的心跳减少多少,他还是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嗞——”看起来是校准没有做好,佣兵……嗯,是佣兵,杰克注意到那个亮着的图标下是这样的身份。

而就算是校准没有做好,佣兵也依旧没有转战其他的密码机,纵然心跳的剧烈。杰克晃晃悠悠的借着隐身走到了佣兵的对面,他将红光照到其他地方去,透过墙缝看那个小佣兵的表情。

这个佣兵,是特别的。如果可以的话,杰克愿意把他比作以前不介意间听到医生和园丁描述的星星,耀眼的特别。

他第一次不想去抓人,甚至感觉也许就这样在红教堂里待着也不错。而隐身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视线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与佣兵对上了视线,佣兵突然按着墙,飞速远离了杰克。

杰克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佣兵,对他的一切都不了解,不知道他还有着这样的特长,但愣过之后也知道现在的本职工作是去抓住他。

可是自己所想的抓人的目的变得不一样起来了。

抓住他干什么?是要他留在庄园里,为自己的无聊生活带来乐趣吗?

不,不仅如此,我想听他的心为我而跳,想看到他为我而露出的惊慌失措的表情,如果可以的话想还让他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连回到庄园的时间都不要有。

红光追随着那个四处逃窜的人类,然后杰克凭着本能将他送回了庄园,却望着那个佣兵消失的地方发了好久的呆,直到时间结束,他也被强制送回了庄园。

他觉得哪一处空空落落的,明明自己是没有心的,却在看到那个佣兵不甘心的表情时,觉得他那宛若高大骨架一般瘦弱的身体里产生了一种刺痛的感觉——人类的心脏是在他们的胸腔左边,可他整个胸腔,都没有那剧烈的心跳声。

悲哀而又孤寂……他知道他现在,就是如此。


这一轮游戏结束了,不过这对他们监管者来说只能算得上是中场休息。小丑用他阴阳怪气的祝贺又一次大获全胜,他本来的语气就是如此没别的意思,杰克轻轻点头,当做是接受。

“喂杰克,这一次游戏出现了新身份,你倒是还游刃有余。”鹿头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在杰克身边坐下,结果半天没听到杰克的回复,想转过头去看杰克表情的时候才想起来,那家伙戴着那个面具,谁知道他是什么样子。

“你有什么话直说不行?磨磨唧唧的?什么玩意?”鹿头哼哼两声,“是怀春不成?那个佣兵是什么存在?”

“……下一次看到他来参加游戏了,换我上去。”沉寂过后,杰克没头没脑的提出这样的要求,鹿头空荡荡的眼眶盯着杰克看了好久,不知道小声嘟哝了什么东西,然后妥协般的应下来。

“杰克——是那个小佣兵哦——”小丑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房间响起,杰克走过去的时候小丑已经走掉了,剩下空荡荡的椅子在那里。

没把椅子弄走还真是不可思议?杰克飘过这样的念头,然后轻轻坐回位置上。佣兵不能看到他,杰克便愈加肆无忌惮的打量起佣兵来,任他现在在与谁交谈,之后会只剩下佣兵一人,陪着他在那个昏暗的世界跑动。

满足吗?就这一点时间?

“我不满足。”杰克轻轻说,“可我没有办法。”

人类那方听不到杰克说的话,监管者这边也早因为没事可做又跑哪消遣去了。这样包含着不知名感觉的话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步入游戏的时候,他将其他的人都送走了,大约是因为这一次的动作轻柔,第一个被绑上椅子的医生还跟他交谈了一些东西。

“难得动作轻柔呢?监管者先生,是被什么东西影响了吗?”

杰克没有回复他,规则不允许他说话,于是只好呆呆的用那副细长的面具对着医生的脸,此时倒让人显得有些可爱。

“不说又没有关系,我看的出来,这可是医生的素质。”医生晃晃头,也许是知道就算被抓住也不会怎样,仅仅只是被送回庄园而已,“没有心的监管者啊——你也开始有‘心’了呢。”

“祝你好运,监管者先生,看在你比其他监管者好看的份上我才跟你说话的哦?”医生笑了笑然后就被椅子送了回去,杰克盯着原地看了一会,突然往回奔跑,去找剩下的三个人,他要把佣兵留在最后。

园丁脆弱的不行,他犹豫了半天,都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开口,女孩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后来他把空军绑在了椅子上,空军显然没有医生那样平静了,在椅子上面不停挣扎着。杰克突然悄悄开了口:

“你们都愿望是要离开这里吗?”

空军停止了挣扎,她冷静下来说:“谁不想离开这里,灰蒙蒙的天空,我从未在这里见过蓝天,它陪伴了我很久,现在我见不到它了。”

“你可以把它当做我逃离这里的目标,不过你不会懂的,监管者。”

那几个图标都被打上了叉,杰克看到密码机已经全部破译完成了,他跑去找那个佣兵,他连他的真实名字都不知道,如果他离开了,那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什么都不剩下。

没有心的他会将这份感情在某个时候忘记,就连空空荡荡的感觉都不会再有。

很快的,穿过一个又一个倒塌的墙壁,他看到了那个佣兵,那心跳声也越来越剧烈,紫色的心脏发着光,像是他在这个灰色世界的救赎。他想什么也不做,不伤害也不吓到那个小佣兵,以普通的行走速度一样走到佣兵的身边,可是没有办法,若是不将他打倒,就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而佣兵甚至连晕倒在地也执着的想要爬着离开杰克身边。

面具下的脸抿起了嘴,但杰克还是轻轻柔柔的将佣兵抱起,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衣服里面的名字。“奈布……奈布.萨贝达……”

在名字念出来之前,面具就被佣兵挣扎的动作打掉了,以至于佣兵——奈布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看时,看到的是一张宛若人类的脸,上面有着不知所措的表情。

杰克忙蹲下身,一只手揽着奈布,另一只手颤抖着将面具戴回脸上,然后往大门走过去,而奈布并不知道杰克的目的地,只当他要把自己放到狂欢之椅上,送回庄园而已。

“监管者,不戴面具你还是挺好看的嘛。”奈布睁着眼睛,看到的是杰克的下巴,和面具相隔的缝隙让奈布很想将那与他的脸不搭的面具掀下来。

杰克没回复他,不……他想回复他,可是他不敢回复。奈布的身体左边紧贴着自己胸口,他几乎怀疑自己有了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被那些人类称为害怕的心情。

他害怕,害怕这个没有见过几次面的男孩会离他而去,他害怕之后没有他的生活——怀里的这个人,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的感觉啊。

可是杰克还是走到了大门口,他将佣奈布放下去,放在大门输入密码的机器面前,他安安静静的站在奈布身后,没给那个小佣兵更多的反应。

奈布试探性的爬起,将手指慢慢的伸到了机器上面,然后回头瞄了杰克一眼,他看到那个监管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面具摘下来了,嘴角勾起,奈布马上回头去输入密码。

即便是一眼,奈布也看出来了,那不是什么嘲笑般的表情,不如说没有任何的贬义意思。

该称之为什么呢?

走到门口的时候,奈布的那颗紫色的心脏跳的剧烈,他又一次回头看了杰克,却发现他又将面具给戴回去了,白色的面具却没有给他任何害怕的感情,甚至连那个监管者都没有给他这样的恐惧感情。

那这颗心是因为什么而跳的呢?

奈布回过身,将手放在胸口,按着自己的心脏,用口型说了些什么。可杰克没看清,那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自己有限的世界里面。

【Je crois que je vous aime bien】

这便是那句杰克来不及看到的话。

——————————————
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啦各位

以及那是一句法语,中文是【我想我喜欢你】

评论(9)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