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去当宇宙人了

【安雷】搅拌方糖

校园pa,非常短小
这篇是我写给你的
结果你淡圈了啊
所以我们的交换还做不做数啊呜呜呜呜
【双向暗恋前提】
↑世界告白日就应该写一写
平平淡淡的午后小故事
(好久不见?!)
——————————
“安迷修,你中午除了泡咖啡,还有什么能做的?”

安迷修往身边看了一下,然后掏出课桌藏着的糖罐,夹出三颗方糖轻轻放进杯子里面:“还有往咖啡里面加糖。”

“多大了还加糖。”雷狮夺过他的糖罐,摇得玻璃瓶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在同学们午休的环境下便成为了噪音,但是要是存在于只有两人的安静午后,也许可以将它归于类似与风铃的乐声,安迷修这么想着,也就没来得及把糖罐夺回来,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些方糖的甜腻味道已经漫出玻璃糖罐了——雷狮打开了糖罐子。

“喂,你怎么吃得下这么甜的东西?人不可貌相吗?”雷狮皱着眉头,鼓起半边脸将方糖推到那里存着去,“甜过头了好吗?”。这副样子就像只花栗鼠,也幸好雷狮不注意这些,才得以让安迷修看到,他趁着雷狮不注意偷笑了一会。

“所以我搭着咖啡一起喝的,虽然是速溶的。”整理好脸上还未消失干净的笑意,安迷修拿过糖罐,塞回桌子里去,不经意间瞟到了雷狮盯着他收回糖罐的哪只手的视线,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雷狮又是那一脸烦躁的表情,好像还在跟那块方糖作对,安迷修弯了弯眼角,“你不要把糖老放在一个地方,会有一种干燥感。”

“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雷狮瞪他一眼,安迷修没生气,他觉得这种感觉可以归于对于暗恋对象的一切妥协,反正不管他如何,喜欢便是喜欢了 ,做什么都好。

就只是贪恋着和这人能够悄悄相处的一个温暖的中午。悠闲并且慵懒,从快节奏的高中生活中用力抽出来一段为数不多的珍贵时间,沉溺在方糖与咖啡搅拌后扬起的恰到好处的甜与苦之中,然后就坐在他的身边,这样慢慢等着这三年结束。

然后伴着三年萦绕鼻尖的咖啡与方糖的甜香味,这样平平淡淡的说结束便结束了。


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这天下午的阳光一如两年前的某天,安迷修用笔将它归于雷狮吃方糖的那一个下午的阳光,那个想要吃糖却碍着面子不好意思提出来的男孩。

如今在他楼下的考场,同样是坐在最边上的位置,但是大概没有跟他一样偷瞄着窗外悄悄覆在试卷上角的金色。明明是重要的考试,安迷修却在想别的事情,比如以后要去很远的地方,比如以后大概就见不到的雷狮,比如这三年以来日益膨胀的甜腻气味。

今年的夏天来得比以往都要晚上好多,气温到最近才开始慢悠悠的回暖,像是迟来的春困。安迷修懒懒的在桌子上画了几颗星星,然后又认认真真的在桌子下面写上几个字,像是要把它们刻进这个桌子里,亦或是刻进三年高中时光最后路程的石碑上面,算作是过去的结束,未来的开始。

出了考场之后,安迷修在楼梯间看见了雷狮,一个在上层站着,一个在下层站着,隔的不远,几步走出去之后就能将雷狮拥在怀里的距离,而安迷修只是笑笑,说高考顺利,雷狮烦躁的挥手赶走他,说顺利个屁。

弄得安迷修担心了好久,还以为雷狮发挥失常了,结果后来,同学群里面说雷狮出了国,安迷修差点没把热咖啡咳吐出来,慌慌张张把粘上了咖啡渍的白衬衫脱了丢到盆子里泡着去。

高考之后的暑假,算作是从开始读书到现在为止唯一一次真正的放松,但是安迷修却提不起精神,期间无数次的用方糖将它们与咖啡搅拌在一起,却好像少了那一股甜腻的味道。

好像变得提不起精神了,而且还有一点难过。高中三年最后的那块石碑上面刻的字好像没有用力,所以不算做是结束。

所以还没有结束。



大四的一个中午,安迷修不再赶时间般的喝速溶咖啡,他抱着台电脑坐在咖啡店里,手边是他随身携带的那个糖罐子,罐子里面的糖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了。久违的同学群消息响起来,他放下课业点开了QQ界面,同学说雷狮回国了,等所有人大四暑假的时间正好找时间出来聚一下。

于是安迷修准备开始等着大四的暑假,但是刚将QQ界面关上,还没等课业打开,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上面显示是未知号码,安迷修正准备问来人,却只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说:

“安迷修,我想吃糖了。”

夹杂着某日午后的阳光,以及消失了很久的甜腻气味回到他的身边。

“好啊。”

安迷修把糖罐里的糖含在嘴里,发音有点含糊不清。他觉得这糖很甜,但绝对没有以前雷狮说的那样甜的不行。

回过头来想了想,大约是知道了更甜的东西吧。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