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很累很累了
(长弧,尽力诈尸)

cn景鸿
也可以叫我鸿鸿呀!

在努力变成你们喜欢的样子
请不要抛弃我

喜欢柯一
我超喜欢他

深爱着兔子窝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都是天使

【安雷】双重身份(上)

尝试着把文风回归正常,但是失败了。

还是有着吐槽风的存在,还请谅解。

所以文风就如同雷总喝了假酒一样

这篇算是 @黯玥睆然卍Moonlit 小可爱的点文。

但是你都不告诉我要写什么类型的/哭

也就这么写了……不过还是很抱歉的

自己看了一下,好像都是ooc,也有私设,就是安哥的预言家身份,不过觉得自己弄得不是很好/要是我画画画得好……

还是借用了一点官爸原来的设定

暂时发了上,希望能够看懂吧

下的话会少一点,因为以后可能用不到电脑又打了这么多……

干脆发出来!

-----------------------

安迷修其实是一个预言家,不被别人知晓的那种。

既然是预言家那么就是有着这个能力。

这种东西不能乱说的。

至于不被别人知晓,也是有原因的。

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任何预言家。安迷修认为原因什么的其实都和他一样。那就是被别人都当做很大众的占星师了。

而且他的原因还特别的奇葩:他常穿着有星图图案的黑色长袍。

周围的人也就自然而然的,把他归好类了。

“明明是预言家啊。”

安迷修提醒了好几次都没有用,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总之,你们高兴就好了。


某天当他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回到住所时,差点没把手里的袋子给扔出去。任谁家里多出几个陌生人,都会是这样的反应吧?【不,并不是】

坐在他桌子旁边的那个人用手指轻轻敲击着玻璃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即便他不做自我介绍安迷修也知道他是谁,显然他也没有做这种东西的打算。

雷王星的三皇子:雷狮。他见过很多次,在皇宫里面。

“听说你是占星师?”还没等安迷修有其他反应,雷狮就率先开口。安迷修还是很耐心的纠正他,

“不,是预言家。”

”好,那就预言家吧。“雷狮并没有在意占星师和预言家二者的不同,他是为了达成他的目的才来到这里的,也并不在意面前穿着长袍的人的真面目,“我想让你帮我看看我的未来,报酬不是问题。”明明是求人办事,但是他没有丝毫”求“的意思,更多的倒像是命令。

”我不帮王族预言。“安迷修将袋子挂在一边的架子上,背对着他,”况且,连名字也不报,就这样直接闯进别人家里来的,我有什么理由,能够帮他预言?你说是吧,殿下。“

安迷修穿着一身长袍,并且袍子上的连帽也一同戴着,雷狮看不见他的表情,更何况他还是背对着自己,但这并不碍事,只要他的目的能够达到就好。

”退下吧。“他朝身边的亲卫挥挥手,这个小空间很快就只剩下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他站起身,象征着王族的红袍从他的身上滑下,露出它原来藏住的一套很平民化的衣服,一看就能知道。不过安迷修看不到,他只知道靴子踩在黑石板上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雷狮,那个人,离他越来越近了。

戴着黑色手套的那只手伸到他身侧的架子上,属于三皇子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我记得,你还有一个身份,是骑士。“

不愧是皇子殿下,真是把他都摸透了,安迷修无奈的苦笑着,转过身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是的。“他直视着雷狮的眼睛。

”但这并不代表着,我要用预言家的身份,对王族尽忠。“

”现在我是预言家,殿下。“

”那我就等着你变为骑士。“

”但是那个时候,我就不是预言家了。“剩下的话不需要安迷修多说,他相信雷狮也明白了。

”所以只有等到,我不是王族了?“

”是……“安迷修有些不可思议,他打过交道的王族不只有他一个,但是其余的王族都在自己说出上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转身出去了,他们根本不会把雷狮刚刚说出的那句话说出口,但是面前的这个人……

”好。“手从架子上收回,安迷修只觉得之前围绕着他的热气终于散去,正想往前走一点,却听见雷狮说:”等着,等我第二次来找你的时候,你就该帮我看看了。“

门随着雷狮的离开被关上了,留安迷修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并不是没有听明白,而是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正是因为听明白了才让他愣神。

还有这样的人吗?放弃王族的身份,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未来?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他好像是雷王星最有潜力称王的皇子吧?

算了。安迷修将帽子取下。

王族这种东西,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看他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份上,到时候就帮他看看。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作为骑士。正当安迷修想把衣服换下时,发现了雷狮落下的红袍,不禁摇摇头。

”看起来,所有的王族,都不让人省心。“


安迷修是一位骑士,这一点众所周知。

身为雷王星二皇子手下的一名骑士,他当然是记住了所有皇子的长相、声音,以及皇宫的路线。

趁着没什么人,安迷修把雷狮落下红袍给扔到了他的房间,再悄悄的离开。

反正这宫殿,没几个人能够挡住他。

接下来这些时间,他只需要安安静静、不惹是生非、不引人注目、好好听从二皇子的命令,就不用担心被雷狮给注意到。

他或多或少有听说过,三皇子对于所有的事物都有着很好的记忆力。虽然是传言,他还没有见过这一点,但还是得小心。

即使之前自己遮住了脸,不过他对于雷狮有过几句对话,难保他不会从音色听出来。


结果他刚有这种想法的第二天,就被二皇子以保护弟弟,实际上是监视其的名义,派他待在雷狮的身边。

他挺想拒绝的。

但是只能遵命,没有其他的选择。

自己只不过是被派出去的,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是这一天被雷狮召见,确认一下被派来的是什么人,然后就不会有过多的理会了。

不出意外的话。

此时跟在雷狮身后的安迷修黑着脸,这样想着。

现在雷狮又给他派了任务:寸步不离的跟在他的身边。

凭雷狮的智商,安迷修相信他早就明白二皇子派他过来的真正用意,所以按照常理,就应该让自己离他远远的。

寸步不离是想要干什么?巴不得自己被看透吗?

王族所谓的勾心斗角,安迷修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再掺和了,但他是骑士,属于王族的骑士,所以必须听命于他们。

这不是真正的骑士,他明白。

他已经是真正的预言家了,即便其他人不知道。

但他还不是真正的骑士,即便其他人都知道。

他遵从于自己王族的命令,但是却不能做出其他的举动。

他只能听从王族的命令,所以他作着类似于间谍一样的工作。

”这可不是,真正的骑士。“

他想凭着自己的能力以及意识,帮助弱小,惩罚那些持强凌弱的人。

但是……这些王族,好像不是这样想的呢。

安迷修低下头,看向手里的剑,握紧了那把剑的剑柄。

评论 ( 14 )
热度 ( 68 )
TOP